🐟

“请在我胸口刻上斑鸠,铭记我为爱而亡。”

【谭宗明x赵启平】骤雨初歇 01

预警:原著只看了赵启平部分的一丢丢,所以OOC是一定的。慎。




“你好。”
赵启平低着头向推门进来的病人打招呼,修长的手指捏着钢笔在纸上来回,声音低沉好听。
一个笔直的身影不紧不慢走进赵启平的余光。赵启平写完最后一行字,抬起头正准备微笑,表情瞬间凝固在脸上。

太多情绪倏地冲击心脏,震的赵启平整个胸膛到指尖都在颤抖,耳边嗡声作响。男人对赵启平的反应毫不在意,镇定自若在他眼前坐下,露出微笑:
“你好医生,我扭着脚了。”
赵启平仿佛没听见般,一动不动看着他,那眼神太复杂,最直接的是愤怒,溢出眼眶的愤怒,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对方似乎早已预料到这个场景,被这样盯着反而欺身上前,手肘撑着办公桌,一副人畜无害的混蛋样:
“医生?你怎么了?”
赵启平从来没有这么佩服过自己的职业素养,他用力闭了闭眼,绕过办公桌走到他面前,低头查看他的脚踝,尽最大可能减少自己与对方肌肤的接触。
“没大碍。”赵启平努力让声音听上去没什么异样:
“我开个单子,你去拿点药就行了。”
赵启平恨透了此时手抖的一笔一划都写不利索的自己,平时他的字一向被人夸奖好看得不像医生写出来的。如果不是身上的白大褂,他可能会立刻让面前这张脸消失,不管用什么方法。
“是吗,”男人好整以暇地看着面前呼吸都不顺畅的医生。“可是我感觉扭得很严重,走路都困难。”

“呵,你刚才走进来的时候不是挺顺的吗?”赵启平冷笑。这个人还是跟以前一样,连装都不屑装,嘴上却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你们医院的医生都这个态度吗?”
男人也不恼,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你可以去投诉我。”
赵启平指了指桌上的名牌:“我叫赵启平。”
“但是现在你可以出去了,后面有真正要看病的人。”
赵启平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男人并没有多作纠缠,也没有伸手去拿桌子上的药方。他低头笑了一声,站起来微微颔首:“那下回见。”他轻声说,“赵医生。”

下一位病人敲门进来时,只见这位年轻英俊的医生直盯着某处发呆。
“医生……?”
病人小心翼翼的开口。
“啊……不好意思。”
医生回过神来,抱歉的冲着眼前人笑笑。


赵启平和谭宗明之间的孽缘说起来其实也就一句话的事,无非是年少无知时的赵启平一片真心终错付的狗血故事。 听上去简单,但这几年赵启平是怎么熬过来的,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们初次相识是在共同朋友安迪的生日party上,彼时赵启平并不知道谭宗明是个潇洒风流的有钱公子哥儿,更不知道整个party都是他为这位有好感的朋友一手操办的。这种场合并不适合赵启平,他在角落默默吃着甜品,视线到处乱晃,最终落在吸引全场目光的男人身上。

谭宗明显然是站着不说话都很有气场的类型,更何况他性格开朗乐于交际,为人处世带着一点儿圆滑却不招人反感,就是与在场的女士调笑也显得十分绅士得体。

赵启平与他不同,出生书香门第从小家教严格,一直乖巧懂事品学兼优,典型的“别人家的小孩”。这种小孩有个特点,对于与他们过着截然不同生活的孩子不是厌恶就是憧憬,而赵启平属于后者。

所以当谭宗明举着酒杯主动与他打招呼的时候,赵启平心里是高兴的。  

事情的发展出乎两人预料,朋友做着做着成了恋人。

那时的赵启平还是个大学生,在全市最好的医学院读书。他的恋爱经历为零,尽管收到的告白和情书从未间断过,但是一来以前家里管得严根本没机会,二来他确实没碰到自己真的喜欢的。谭宗明则是已经毕业,父亲想让他早日去自家的公司工作将来好接手。但是显然他野惯了,不想年纪轻轻就被束缚。 

赵启平的初恋就这么贡献给了阅人无数经验丰富的谭宗明,他一面在自己竟然喜欢男人的事实里痛苦挣扎,一面根本压抑不住对谭宗明的迷恋,再一面他有点享受乖小孩终于做了件出格的事的快感。

告白拥抱接吻,这一系列的主动方都是谭宗明,但是主动要求上床的,却是赵启平。


回忆到这里应该打住了,赵启平站在吸烟室里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大量吸入的尼古丁呛得他胸闷眼涩。   

他在缭绕的烟雾中发了半天呆,终于掏出手机拨通了A打头的第一个号码。

“喂,安迪,那个,我想问你……你知道他回国了吗?”




TBC

评论(16)
热度(40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