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在我胸口刻上斑鸠,铭记我为爱而亡。”

【谭赵】中年危机 23

被撸猫的平平炸飞,拼了拼自己爬起来更新了。

菜单


23.

谭宗明拿着钥匙打开赵启平家的门,来迎接他的是一只素未谋面的猫。

黑白相间的猫走到他脚边,试探地在他裤脚旁慢悠悠转了个圈。谭宗明低头看猫,抬头看人,希望能有个生物来给他一个解释。

猫首先发声:“喵~”

“小谭,过来。”赵启平头也不抬朝门口勾勾手指。

门口站着的人反应半天,“你叫谁呢?”

赵启平怀里的那只脖子上着伊丽莎白圈,心情不大好,正被摸得舒服,赖在他身上不肯动。赵启平往它屁股上轻轻一拍:“小明,乖,下去。”

谭宗明:“……”

“地毯上那只叫小宗吗?”

“答对一半。”猫不肯动,脖套遮着脑袋看不到脸。赵启平放弃赶猫,手指挠了挠藏在里面的脑袋说:“小宗不太好听,所以它叫宗宗。”

“叫祖宗更好听。”

几天没来,谭宗明感到自己的家庭地位扑通一下掉到第五。他走过去把人从猫里捞起来,无视赵启平怀里抬头瞪他的猫,问:“哪来的三个主子?”

赵启平给他让出位置,把猫往谭宗明腿上一塞,“你的猫。”

谭宗明对毛茸茸的小动物不喜欢也不讨厌,曾经他也给保护濒临动物之类的组织捐过款,不过给钱他支持,养就算了吧。

猫窝着不动,谭宗明并拢了腿给它制造一个舒服的人肉猫窝,手还搂着赵启平,对人笑着说:“行,我的,我养。”

“真是你的。”赵启平笑一声,“你家的小公主在学校里喂的猫,本来和同学一起常年散养着,前两天发现小明……就这只,身上伤了,索性三只一起给我抱过来了。”

赵启平无奈摇摇头:“她大概觉得我是医生什么都能治,其实我刚从宠物医院回来。”

“那……就这么丢你这儿了?”

“她下课过来接。”

“我看你也挺喜欢猫。”谭宗明学他的样子给腿上的猫顺毛,猫乖巧地缩在罩子里,一看可怜巴巴。

“我一直想问你……”

“嗯?”

“你微博头像谁给你拍的?”

那个躺在沙发上逗猫的头像他用上就没换过。赵启平瞧了眼专心撸猫没有抬头看他的谭宗明,忍笑道:“这可不能告诉你。”

谭宗明不说话,对着猫叹口气,赵启平刚想取笑他,门铃响了,两人双双抬头看门。

这个点谁会来?

“快递?”

“我没买东西。”赵启平说,“而且快递不会送上门。我去看看。”

瞄了猫眼,赵启平见了鬼一样回过身,把谭宗明拽起来往卧室里推。

“进去进去,记得反锁。”

门铃催促般地连着响了好几声,赵启平关好房门,听到里面反锁的声音,又站在客厅四周巡视一圈,才把大门打开。

来人进门就扑向了猫,书包还没卸就抱起套着伊丽莎白圈的猫左右翻看,嘴里还念叨着:“小可怜,你还疼不疼?”

赵启平关了门,转身问她:“你怎么就下课了?”

“最后两节都是副课,我溜啦。”

赵启平额角一跳,生怕卧室里的人听了要推门。

“那我送你,和你的猫回去。”

“不了,我晚饭就在你这儿吃了。”谭昕恺往沙发上一坐,俨然不打算走的架势。

“行。那我们出去吃。”

“不去啦,总在外面吃。”

“我家可没吃的啊。”赵启平暗暗松口气,他家冰箱基本空了,就是谭昕恺现在去打开看也不怕。

“嘿嘿,我可是带齐了东西来的。”谭昕恺终于把背上的包拿下,献宝似的打开:“你上次不是说你同事去四川出差给你带了可多火锅料回来吗,我刚才在你楼下的超市买了些食材,你看。”

说着抱起包自顾自往厨房走:“足够我们两个人吃了,还有多呢,给你放冰箱。安迪姐她们也总自己煮火锅吃,我上回跟同学在外面吃的还不如安迪姐那儿的好吃呢,还卫生。”

谭昕恺一个人在厨房絮絮叨叨,赵启平望着卧室的方向满心绝望。这两位祖宗可真会挑时候。

他挪到厨房门口,谭昕恺已经开始唱着小曲儿洗土豆。

“你还会洗菜?”

谭昕恺白他一眼:“你是在嘲笑我吗?”

“不敢不敢。”

谭昕恺刨了土豆皮,又从刀架上抽出菜刀。

“你还会切菜??”

回应他的是刀落在砧板上的声音。

赵启平肩膀一抖,闭嘴拿了剩下的菜洗。

赵启平心不在焉,一颗白菜搓了半天。

“哥你别捣乱了行吗,去拿锅装好水插上电。”

赵启平把桌子整好,一抬头看到小谭晃悠悠走到卧室门口,爪子朝门缝里挠。

赵启平赶紧把猫抱起来,看了眼厨房,然后把耳朵贴到门板上。

……什么也没听到,里面的人不会睡着了吧。

这种偷人,不对,金屋藏娇的感觉怎么回事。

“哥,过来把东西拿出去!”

赵启平应了声,盯了会儿门板,依旧没反应,于是抱着猫去了厨房。

一餐饭赵启平没吃多少,谭昕恺把自己刚涮熟的羊肉夹给他,问:“你不饿啊?”

“嗯,中午吃多了。”赵启平随口诌道。

“好吧,你这个火锅底料真的很好吃,你不吃可惜了。”

“好吃你就把剩下的都拿去吧,下次和安迪她们一起吃。”

“不要了,我按这个牌子在网上搜搜就行,你留着吃吧。”

赵启平笑笑,看了眼桌上的食材,够谭宗明再吃一顿,就是委屈他吃他俩剩下的了。

他看了眼墙上的钟,卧室里的人该饿了,赵启平拿出手机给人发了个微信,表情:[大哭]

对方很快回一个:[拥抱]

很好,看来没睡着,也没饿着。

赵启平看着手机笑,谭昕恺“喔”了一声:“怪不得,有情饮水饱,都不用吃饭了。”

赵启平心虚地灭了屏幕,拿起筷子捞白菜:“瞎扯什么,吃你的羊肉。”

谭昕恺没追问什么,也没再往锅里加东西,放了碗开始玩手机。赵启平应付地吃了几口白菜,戳着碗里的芝麻酱开始想怎么下逐客令。

“我吃饱了。”谭昕恺抽了纸擦嘴,“好好洗碗,我走啦。”

“我送你。”赵启平赶紧起身送客。

“不用了,猫先放你这儿,伤好了我再接走。”

没等赵启平反对,谭昕恺背起书包准备走人,“你快喂猫吧,他该饿了。”

说完回头冲赵启平特灿烂一笑,关门走了。

赵启平杵原地愣半天,谭宗明开了门走过来。

“饿了没?”

“还好,就是想上厕所。”

赵启平推他,“那还不快去。”

“你发什么呆呢。”

“总感觉昕恺今晚不太对。”

“是不太对。”谭宗明说,“她要不是我女儿,我就该合理怀疑她是我情敌。”

“滚吧你。”赵启平笑,又正经道:“不光不太对,最后一句话说得也怪。”

他看了眼沙发上地上衣架上的三只猫,自言自语道:“喂它?不是喂它们?”

“你是该喂我了。”谭宗明嘴角一塌说。



TBC

评论(55)
热度(39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