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在我胸口刻上斑鸠,铭记我为爱而亡。”

【凌李】床边故事


我其实现在什么都写不出来,撸个养娃小段吧,祝周末鱼块^_^


*
听见钥匙转动的声音,李熏然念故事的声音停了停,眼睛没往外看,再开口时却带了笑。在被窝里露个脑袋的小姑娘困惑地眨眨眼,伸出手拽李熏然的袖子,“不好笑呀这个故事。”

李熏然清清嗓子,声音严肃起来,毕竟他讲的是探案小说。

这孩子口味清奇,童话故事她不爱听,嫌没意思,指着李熏然平时看的小说吵着要听那个,李熏然没法,原本想随便念几句让她明白小孩子还是应该听童话,结果小朋友听上了瘾,缠着让他讲。

李熏然抬头和走到卧室门口的凌远相视一笑,嘉嘉正听得入神,李熏然嘴上便也没停,把一整句话慢慢念出来。凌远不准备打扰这一大一小,一手拆着自己的领带一手往盥洗室的方向指了指,示意自己去洗澡。
李熏然轻轻点了个头,看到人从门框消失后才低下头把注意力放回书上。

嘉嘉缩在被窝里眼睛圆滚滚望着李熏然,李熏然揉揉她的头发,手指夹在念到的那一页上合起书,低下头哄道:“睡觉了好不好?”

挺不情愿点了个头,李熏然夹好书签,互相道了晚安,关门闭灯。

凌远进卧室时李熏然已经从嘉嘉那儿过来了,卡通睡衣和嘉嘉亲子系列,为了要两件男士的还订了两套,嘉嘉挑的图案,印满了轻松熊。

凌远熊亲了亲李熏然熊,把他手里端着的小说拿下来,问:“嘉嘉睡了?”

“嗯。”李熏然说,搂着人轻笑:“不是你回来的话,她根本不肯睡。”

“为什么?”凌远挑眉,试探地问:“她怕我啊?”

李熏然低头笑,头发蹭到凌远的下巴。

“也是。”凌远抱着李熏然的腰左右晃,装模作样地正经道:“当爹的嘛,总要更威严一点,是吧?”

李熏然抬头咬他的下巴,凌远“哎哟”一声顺势往床上倒,李熏然撑起手臂怕压着人,嘴里哼哼:“再装!”

“你这么凶,嘉嘉该怕你才是。看这,还带动不动咬人的。”凌远说着把领口一拉,肩膀上前两天的留下牙印还没消:“看你给咬的。”

“你倒是别边说边笑。”李熏然笑骂道。但一看那印子,当时那种情况下不知轻重,咬得还真挺狠,心里顿时有点后悔,语气软下来,问他:“痛不痛?”

凌远握住他摸上自己肩膀的手指把人往怀里带,吹得李熏然耳垂发烫:“痛。但我完全不介意你在另一边再咬一个。”

李熏然分开腿半坐到他腰上,侧着头加深了吻。凌远的手才刚伸进衣服里,房门响了。

“睡不着。”嘉嘉站在门口,小脸上莫名委屈,垫着脚往房间里探。

李熏然回头对坐在床上的凌远无奈一笑,把她放进来,小家伙手脚灵活,一溜烟爬上了床中间。

“爸爸晚安!”乖乖盖好了被子,声音比刚才可怜巴巴的样子高了好几度。

两位爸爸被迫关了灯,只留了一盏小夜灯。凌远隔着中间迅速睡着的小人望向李熏然,撇了撇嘴气声儿埋怨道:“你说这孩子怕我,我是不信了。”


评论(26)
热度(246)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