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换号了 不要关注

【季凌】创口(pwp)

季白x凌远 

破三轮车预警


*
季白拧开头顶的花洒,温热的水打湿头发,顺着脖子流到脚跟。他闭着眼抬脸,水从喷头里冲出,打在脸上却很温柔,顶灯透过眼皮显出一片橙色,一切都温暖熟悉。

他在邻省呆了大半个月,许久没有好好地洗过一个澡,尤其是在“家”这样特别又平常的环境里。家的另一个主人现在还没下班,季白回来前给他发了微信,没回,估计在忙。

季白伸手去拿沐浴乳,却摸到了旁边卷成一团的东西。他拿起来展开一看,是一个用过的创口贴,中间沾了血。想来是洗澡的时候浸水脱落,索性被扯了下来放到一边,最后忘记丢掉。

季白披了条浴巾随意擦着头发,把被遗忘的创口贴扔进换过塑料袋的干净垃圾桶里。若是那人在家,必然要唠叨他赶紧去吹头发,别湿淋淋的瞎晃悠。就像惯不爱啰嗦的自己也不知不觉爱管着他一样。

他的爱人洁癖且强迫症,家里永远干净整洁。他心疼对方工作忙还得做家务,提过几次请保姆,次次被拒绝,那人怎么都不肯,说是就两个人住请什么保姆,他乐意自己动手。季白没法子,只有顺着他。

季白把换下来的衣物丢进洗衣机里,浴室水拖净,阳台晒了衣服后才进了房间准备补眠。床和他走的时候一样,即使他不在家,凌远也只睡一边,那人睡觉安分得要命,喜欢右卧,占的位置也很固定。季白偏偏爱在一个人的时候睡中间,有时候凌远再上来,就不得不挤着他了。

季白在那双手轻轻掀开被子的一角时已经转醒,他不动声色等着那人靠得离自己越来越近,刚洗过的手带着凉意却没有直接接触到他的皮肤,只是撑着床垫,似乎在观察他的身体。

季白抓住那只手把人拉进怀里,笑音里带着好听的沙哑:“你可以光明正大的看。”

每次他出任务回来,凌远总要确认过他身上没有受伤才安心。季白心里明白,没有戳破,转而变了法调戏他。凌远也不说什么,在他怀里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低笑出声:“饿不饿?”

“嗯……”季白把手伸进他的衣服里,“我们点外卖吧。”

“食材我都准备好了,炒炒就行,很快的。”凌远说,“都是你爱吃的,别点外卖了。”

说着要起身,季白搂紧了不肯放人,下巴在他颈窝里蹭。他握着凌远的手细细抚摸,手指停在那不平处。

“怎么弄的?”季白闭着眼问。

“昨天切菜,不小心的。”

“疼吗。”

“不疼,一点小伤罢了。”

季白把他的手从被子里拉上来,一道暗红色,横在指节处。

“切什么了?”

“猪心,你不是说我卤得好吃吗,昨天买回来切的时候一时没集中注意力,就……”说着自嘲般笑笑,“天天拿手术刀的人还能切着手,丢人吧。”

季白却没笑,盯了凌远一会儿,毫无办法地叹口气:“外面现成的卤味多方便,早知道就不夸你做得好。”

“小意外而已,你至于吗,又不是每次都会切到手。”凌远抽回手,“不吃算了,躺着吧你。”

不等他起来,季白翻了个身把人固定在自己身下,欺身去啃他的脖子,“谁说我不吃了。”他在凌远耳边笑,“你不知道我饿了多久吗?”


ao3: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152092

不老歌:

http://bulaoge.cn/topic.blg?tuid=116463&tid=3236289#Content

评论(35)
热度(21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