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在我胸口刻上斑鸠,铭记我为爱而亡。”

【凌赵】对症下药 2


*
下雨了,我的被子还晒在阳台上。

上午还是艳阳高照,中午就骤然变天。一个人住这点不好,被子没人照看。

别说被子了,曾经我特别想养个小猫小狗,但一想到工作忙,没时间陪它们,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连花花草草都没敢养,养死了造孽。

想到每晚陪伴我度过漫漫长夜的被子此刻孤单无助地淋着雨,实在于心不忍,想了想,拨通了一个损友的电话。

他住得离我家很近,嘟嘟声中我只能祈愿他在家。还没等他问什么事,我省了寒暄直奔主题:毛儿,帮我收个被子!家门的密码是0818。

我靠,哪个傻逼会用自己生日做家门密码啊?赵启平我真服了你了。

谦虚谦虚,快滚去收,晚上请你吃饭。

我迅速挂了电话,免得废话中耽误我被子得救的时间。一转头,院长大人站在我身后,正一脸慈祥地望着我。

心里莫名一哆嗦,我向他问了好,他跟我说,天气预报早说了今天会变天,不仅为了衣服被子,为了身体也要多留意天气变化。

我嘿嘿笑,心说你还好意思说我,深夜蹲在墙角揉胃的人是谁。

然后转了个话题邀他共赴食堂进餐。

今天菜不错,清淡且好消化。汤也不错,养胃。在我热烈的凝视下,院长豪迈地干了一整碗。



*
晚饭和毛儿在路边的大排档解决。

我俩是高中同桌,毛儿之所以叫毛儿,当然是因为他毛多。曾经这个外号差点落我头上,还好我机智,先发制人叫得全班皆知。等到了夏天他发现我毛比他还重,当然为时已晚。

我俩大排档咖的人设就从来没崩过,哪怕西装革履最后也是相约路边,别的都不行。和他往这儿一坐,我又想起去年和他一起喝酒撒野的情景。

我一直把上回失恋的锅硬扣在他身上,他一在我面前嘚瑟我就提两句,只是因为他说过一句现在看来是flag的话。他说,赵启平,我看啊,感情方面永远只有你坑别人,不会有别人坑你的时候。

我那时欠得很,说可不是嘛。他就诅咒我遭报应,早晚一个狗吃屎栽谁手上。后来,也就是上一段恋情,我因为被劈腿让人给踹了。

奇耻大辱。

那个人大概是被我掰弯的吧,在一起几个月后,他和一个女人一夜情,过了几天告诉我,对不起,我好像还是喜欢女人。

当初我最喜欢他的一点就是他这人特别实诚,可见喜欢的说不定哪天会变成你最痛恨的一点。

哦。我很淡定,说那就祝你幸福咯。

心里恨得咬牙切齿。

其实缓过劲儿来,不是有多爱他,换个方式分手,绝对没那么难过。

毛儿喝了点酒,开始和我追忆往昔,说平儿啊,好好一人,怎么就弯了呢。

我打掉他伸过来试图摸我脑袋的手,直念滚滚滚,不准碰老子头发。

啧,你们gay事儿真多。他说。过了一会儿又念叨,平儿啊,每回都是别人追你,其实我特别想看你单恋别人的样子,一定特好玩儿。嘿嘿嘿……

我靠。我真想抡起酒瓶子砸他脑袋,闭嘴吧你!

平儿啊。他又开始叫魂:难过的事就忘了吧啊,人要往前看,往前看……

有病啊你。我哭笑不得骂道,我早忘了,不然能总跟你提吗,膈应你呢听不出来?

平儿啊。你往前看,说不定前面,有个更大的坑,就在那儿,等着你呐。

……

月黑风高。

我很确定我需要克制住抡酒瓶的冲动,因为我脑子里不合时宜地浮现出一张慈祥的脸。


TBC

评论(40)
热度(11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