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换号了 不要关注

【杜方】人间烟火 7

虽然肯定没人记得上章讲了啥……但是我在上章的结尾加了一小段内容→菜单


*

上个礼拜,方孟韦对面栋的一个寝室差点着火,原因是有人吹头发时寝室突然停了电,人出门忘了关吹风机,更没拔插头,来电时寝室里面没有一个人在,等到一缕缕烟飘到了窗外,才被人发现出了事。

理所当然地,学校开始严查大功率的使用问题,所有寝室把能藏的全都藏好了,大家都知道这种事也就一时,风头过了照样偷摸着用。方孟韦收到俞鹤一条微信,大意是告诉他没关系,要查的话他会提前告诉他。俞鹤是学院学生会的,查寝是他们的事,但方孟韦觉得这事没什么大不了,也没这个必要,回了他一句“没关系,我们最近不用”,得到了回复“好”。可后来每次查之前,俞鹤还是会提前知会他一声。


这周六方孟韦原本约了杜见锋一起去市区,临时来个事不好推,饭后他一个人散步到操场上,伴随着一对对小情侣的步伐给人打电话。杜见锋除了疑惑他为什么要帮学生会忙以外也没说什么,方孟韦更不好意思,说完事后自己去找他,杜见锋在电话那头笑:“你那么辛苦我能忍心让你来回折腾吗,看忙完了几点再说吧。”

周六晚他们学院办辩论赛,本来不关方孟韦的事,但承办比赛的人家里有事请了假回家,手上的事还没做完,负责人之一的俞鹤正愁着人手不够,半道上看到了方孟韦这么个靠谱的人,立马像见了救星一般拉着他麻烦他帮忙。这个细节方孟韦在电话里是没有讲的,于是到了周六晚上完事之后,和俞鹤有说有笑的方孟韦走出来看到站在台阶下的杜见锋时,他向来的坦荡在那刻变得没那么笃定。

杜见锋正眼没给旁人一个,俞鹤抬手和他打招呼,得到的回应是杜见锋问方孟韦:“吃饭了吗。”

“吃了。”方孟韦答。俞鹤收回手,往旁边移了几步。

“那吃夜宵。”杜见锋说这话时是温和的,但不容置疑地说完就转了身,等着人跟上来一般朝反方向走去。

晾在一旁的俞鹤对方孟韦笑了笑,说:“快去吧,辛苦你了,夜宵欠着,下次请你。”

方孟韦抱歉地朝他点点头,还想说点什么心思却跟着那人的脚步走远。他向俞鹤匆忙道了别,头也不回地跟上了杜见锋的背影。

两人坐在面馆的角落,杜见锋端上来两碗面条,方孟韦望着飘在汤上的几根香菜没说话,拿起筷子一根根往外挑。

方孟韦不吃香菜,只要杜见锋点餐,一定会叮嘱店家不要加香菜。他把残存的最后一点香菜叶子捞出,抬头看了眼对面的人,那人却只顾埋头吃面。

“晚饭没吃吗?”方孟韦搁了筷子问。

“吃了。”

“等饿了?”

“还好。”

这天没法聊下去,方孟韦没动,看着对面那碗逐渐变少的面,半点胃口不剩。

“不吃?”

“香菜味太重。”方孟韦直着嗓子回答。杜见锋沉默片刻,抽了张纸对他笑了笑:“那走吧,早点回宿舍休息。”

方孟韦心头火起,起身出了店门,快步走了有一小段才猛地停下来,转过身杜见锋停在他身后看着他。

方孟韦深呼吸一口,低声说:“你在生什么气?”

“你知道还问?”杜见锋显然也憋着火,“你明知道我介意,我和你说过多少回了?”

“我没跟你说是因为我觉得不重要,你懂吗?”

“什么不重要?”杜见锋反问,“是你觉得这事不重要,还是我怎么想对你来说不重要?”

“你!”方孟韦觉得这一切来得莫名其妙,他握紧了拳头强压下怒气,试图和他讲道理:“杜见锋,你搞清楚了,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们一样,你想的事情根本不存在。”

杜见锋压根不听:“以后不准和他来往。”

“……你说什么?”方孟韦几乎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这件事没有商量余地。”

“杜见锋,你记住了。”方孟韦气笑了,“没有人有权利干涉我和什么人来往。”

“所以你为了他要和我吵架?”

“我不是为了他。”方孟韦微仰起脖子,看向别处,“我觉得我俩没必要再聊下去,你什么时候想清楚了再说吧。”

“我想多久都是这个态度。”杜见锋直视他的脸,即使对方并不看他。

“好。”方孟韦点点头,“那你走吧。”

杜见锋站在原地没动。

方孟韦低头盯着面前的鞋子,这双运动鞋还是他俩一起买的,同一个款,但是方孟韦今天没穿。

偶尔有三两结伴的人路过他们身旁,方孟韦被说笑的人无意间撞得往后退了一步,路人回头对他说对不起,方孟韦抬头,也不知道回了谁一句没关系。

依然不肯去看清对面人的脸,方孟韦眼一闭转了身。



TBC

评论(63)
热度(116)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