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换号了 不要关注

【谭赵】中年危机 22

菜单


22.

休息日,赵启平带着一袋子炸鸡薯条去晟煊找人共进午餐。

乏味的一日三餐不能没有垃圾食品偶尔的拯救,和谭宗明在一起以后,不说完全戒掉,至少赵启平的日子过得养生多了。开始他主要是为了照顾谭宗明,但耳濡目染间,办公室的咖啡换成了谭宗明塞给他的茶叶,同事叫外卖的时候他习惯性忌了生冷油炸,晚上饿了想吃个宵夜,被谭宗明拽进被窝,教育道:“早点睡觉就不饿了,你这样对胃不好。”

放屁!赵启平扑上去咬他,边磨牙边说,我看你长得就像宵夜,壮阳大补!

谭宗明一副摊开了任他宰割的样子,嘴上还对他的话十分认同:“壮,阳,大,补。嗯,这四个字不管单看还是合在一起,都跟我非常符合。”

谭宗明笑呵呵捏了赵启平屁股一把,在他耳边吹气:“要不要试试?”


现在谭宗明靠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看赵启平把炸鸡的面粉表皮啃得咔嚓作响。

他原本只是去晟煊等谭宗明下班一起吃饭,半路等红灯时看到肯爷爷在大招牌上对自己笑得满脸慈祥,顿时食欲大开,过了路口又绕一大圈把车开回去买,排队时打电话问过谭宗明要不要加餐,答吃不下,于是更加心安理得地给了自己一个丰富的下午茶。

“你买这么多,确定晚餐还吃得下?”谭宗明抱着臂问他。

“没关系呀,现在不是你看着我吃吗,晚餐换我看你吃,很公平了。”

谭宗明无言以对,前几天他还跟赵启平说自己日子过得太舒服,肚子上长了一圈肉,赵启平狐疑地看他:“你一点都不胖啊。”

谭宗明高兴之余提醒自己保持清醒:“你要是拿我跟那些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比,我确实不胖,人不能这么没有追求吧。”

“那你要怎样,你总不能和我比吧?”赵启平说,顺便分享了他毫无卵用的掉肉经验:“我呢,其实压力大的时候反而会长肉,因为压力一大我就特能吃,尤其爱吃甜的,以前考试前夕抱着巧克力威化一桶一桶的吃,但是一考完又瘦回去了,近几年更加长不动肉。不过也说不准,也许我会中年发福呢。”

说最后一句话时,谭宗明竟从他脸上看到了期待。


赵启平把骨头扔进塑料袋里,拆开红豆派咬了一口,馅儿还没入口,他舔了舔唇边沾上的渣,忽然起身走向谭宗明。

“帮你把馅儿咬出来了,吃一口?”

赵启平笑眯眯把派喂到谭宗明嘴边,跟哄小孩儿似的,还在一旁配音:“啊——”

两人你一口我一口地分享红豆派,这种只适合情侣之间,旁人多看一眼都嫌腻歪的场景适时被人撞破,安迪敲门的时候,赵启平已经吞下了最后一口红豆,但还没来得及从谭宗明身上移开,所以当安迪推开门,看到的便是赵启平迅速起身扭头看她的样子。

安迪从来都是一敲谭宗明的门就进,多年以来养成的习惯,看来以后得改,她腹诽。

只定了一瞬,安迪恢复常态走进去。

“你们聊吧,我出去了。”赵启平一向公私分明,他俩如果要聊公事的话他应该回避。

“不用。”安迪和谭宗明同时开口,然后对视一笑。

“我拿个资料就走。”安迪说。

“那行。”赵启平点头,然后拿起一盒鸡米花,“吃吗?我还没吃过的。”

“不了谢谢。”安迪笑,顿了顿又说,“你俩都在,我正好说个事,我要结婚了,下半年吧,日子还没定。”

赵启平捧住他的鸡尽量控制好自己的表情,谭宗明停下翻资料的动作,猛抬头看他。安迪左右看了两人几眼,带着些局促试探地问:“怎么了,很意外吗?”

“啊,不会。”赵启平缓过来对她笑:“感情稳定,各方面适合,是可以结婚了。恭喜恭喜,定好了告诉我们,有任何可以帮忙的也告诉我们。”

“好,谢谢。”安迪笑,转过头看谭宗明,“你没什么跟我说的吗?”

“恭喜。不过不瞒你说,确实很意外。”谭宗明和她的交情可以直言不讳,“想清楚了?”

“有人告诉我,这种事不用想得太清楚,要听从自己心里的声音。”安迪微微低头,嘴角弯起好看的弧度。

“他当然得这么说了。”谭宗明看她脸上大写的甜蜜,也跟着笑,“婚后他要是敢有半点不老实你跟我说。”

安迪笑出了声,知道她和包奕凡交往以后大多数人都对男方持怀疑态度,花花公子给人的印象很难被颠覆,但她知道谭宗明始终是为她好,先前对两人在一起的支持,以及此时此刻的忧虑都是。

“老谭,谢谢你。”接过谭宗明手里的东西,安迪不等回复,很快转头对赵启平说:“那就不打扰你俩了,回见。”

赵启平怎么也没想到安迪会这么快步入婚姻的殿堂,虽然在他看来,交往个半年差不多已经可以结婚,拖久了反而难成。但对方是安迪,和他设想中的人们差了个百八十里的安迪。赵启平于是想起魏渭,他替他感到难过,这种难过和得知两人分手时的难过又不一样,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像死刑和无期,还是后者更令人绝望。

“发什么呆。”安迪走后,谭宗明打断他的思绪,“想魏渭呢?”

赵启平回过神笑,“你什么时候练会读心术了?”

“你不知道,研究赵医生的所思所想所需所求是我最近最大的目标。”谭宗明一本正经地向他邀功,“怎么样,猜对了有奖励吗?”

“你这么闲吗?”赵启平呛他,又说:“我看你最近确实很闲,相比我每天坐在医院里接待各种各样的病人,日常吃饭不准点下班不准时,休息日也随时可能被叫回医院来说,于情于理于公于私都应该是你奖励我。”
“那当然没问题,只要你开口。”

“得了吧,我今天就想好好吃一顿垃圾,过一过俗人该过的生活,而且……”赵启平白了一眼谭宗明,“而且旁边不要有人经常投来一个悲天悯人的眼神,我就很知足了。”


谭宗明乖乖伏在桌上办公,等赵启平把可乐喝到底,吸管发出突兀的响声时,谭宗明才有点回过味来。

“安迪结婚了我特别高兴。”他说,“只是一时没想到这么快。”

“其实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我还是不够了解她,再加上包奕凡这个人,你也知道,所以我多少有点担心,但想想他俩确实很合适……”

“启平……?”

赵启平咬着吸管破功:“好啦。我没介意。”

“我知道你俩关系特别,你刚才的反应很真实,我很喜欢,尤其当听到她结婚的时候,脸上那种震惊茫然忧虑不解,以及那么一丝丝失落交杂在一起的复杂表情,特别棒!”

“启平……”

“哈哈哈……”赵启平笑得弯下腰,“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我怎么会不明白,就你把安迪当朋友吗?包奕凡要是敢欺负她,你揍他带我一个。”

“不用夸我好,我知道。”赵启平抢在他前面说,手指敲了敲办公桌,“你继续工作吧,其实刚才吃东西的时候我是想,果然认真的男人最迷人了。”



TBC

评论(44)
热度(30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