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换号了 不要关注

【楼诚】流年 11

菜单


11.

过年前夕,桂姨回来了。

“回来”这个词也许不太准确,她早已和明家没了瓜葛,但那日傍晚气氛正好,一家人坐在一起看着电视聊着天,明台几句话把大家逗得直乐,电视里的综艺节目播到高潮部分,明诚手里握着一把开心果的果仁,被明楼及时扶住才没有笑歪在沙发上,把果仁撒到地毯上。如果这个时候有什么能破坏这份其乐融融,那就是这个不速之客了。

阿香把门打开的时候,那人的脚步悄无声息停在了门口,这份静默很快传染给了屋里的人,明诚看到她,心里第一个反应就是,她回来了,那些快要被他忘记的痛苦记忆也回来了。

前一年,桂姨给明镜来电话,哭着说自己在乡下快要活不下去,当年的那些举动都是因为自己受到的刺激过大,精神出了问题。明镜握着电话不知如何是好,在收养明诚之前,桂姨在明家做了很多年的工,她对桂姨也很好,所以这个时候,她宁愿相信桂姨所说的话,相信她是被疾病所害。

后来桂姨常给她打电话,多是唠唠家常,偶尔提一句,问明镜自己能不能回去做工,明镜心软,桂姨说到自己后来的遭遇时哽咽不止,明镜心里也难受,但是想到明诚,她始终没有明确答应桂姨说要回明家做工的请求。

有一次桂姨又打电话过来,明诚正好在她旁边坐着,把橘子剥好放到果盘里,自娱自乐般排列地整整齐齐。明镜下意识用手捂住了听筒,敷衍几句便挂了电话,后来她私下找明楼说起这事,被明楼一口否决,半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她想给桂姨打些钱,桂姨也不肯收。

最后一次通话,桂姨告诉她,自己可能要离开家乡,至于打算去哪里,她没有明说,明镜也松了口,表示能帮的都会帮她,后来再没了联系。

没想到的是,隔了这么一段时间,她自己找上了门。外面天寒地冻,她还穿着旧得早已掉色的棉衣,肩膀瑟缩着,站在玄关不敢走得太近,她手上的行李很少,但看上去已经不堪重负。

明镜回过头看明诚,却没来得及看到他的表情,明诚把手里的果仁放回盒子里,转身回了自己房间,关门的时候没有用力,跟平常一样,但是屋子里太安静了,门合上的时候,其他人的心也跟着一紧。


晚上,明楼房门被敲响,等他说过了“进来”两个字后,明诚才开了门,脸上还微微笑着:“大哥你找我。”

明楼往旁边一挪,手拍了拍沙发,“来,坐。”

明诚走过去坐下,面前推过来一个杯子,里面是牛奶,还冒着热气。

“以前你睡前都爱喝牛奶,现在倒没这习惯了。”

“那是以前长不高,被你逼着喝的。”明诚笑笑,眼睛没有看人。

“现在看来还是很有用的。”

明诚没答话,拿起杯子一饮而尽,末了还舔了圈唇,把奶渍收进嘴里。

“桂姨的事……”明楼开口,难得不自在地换了个坐姿,却一时没了下文。

“大哥。”明诚接下了这份尴尬,转过头看他,牵起刚进门时的微笑:“你之前知道吗?”

明楼沉默看了他片刻,最终点点头,“我知道。”

“好。”明诚站起来,侧身说了句“您早点休息,晚安”,就朝门口走去。明楼喊他,头一回没能将他喊住,他绕过茶几去抓明诚的手腕,竟被一把甩了开来。

“你考虑过我吗?”明诚转过身看他,一字一句地问:“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压在胸口的阴郁无法用三言两语发泄出来,明诚吼完前面一句,语气反而冷了下来,说出来的话轻飘飘往人心口戳:“当然了,你也不用考虑我的感受。向来只有我在乎你怎么想怎么看,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在意这种小事了?是吧?”

“就算到了现在这种情况,也是我被叫到你的房间,求你给我个解释,而不是你自己过来找我,问我好不好。”

“这都是应该的,对不对,大哥?”

明诚看着被自己的话堵得哑口无言的明楼,心里阵阵刺痛,却生出一种说不清的快意来。他冷笑一声,忍着喉头的酸楚开门走了出去。才走了两步,他看到桂姨站在楼梯口,正无措地看着他。

明诚刚才对着明楼发过一通火,现在看到始作俑者反而没了应有的感觉,只觉得厌烦,同一片空气都不想共处。他脚下只停了一瞬,很快朝楼梯走去,就像她这个人不存在一般,连余光都不肯给半分。

桂姨颤着声叫他“阿诚”,明诚下了几格楼梯停下来,她捂着嘴小声哭,对着他的背影艰难地说出“对不起”。停住的脚步声听完这三个字后重新响起来,明诚头也不回地往下走,远离了她的视线。



TBC

评论(33)
热度(226)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