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换号了 不要关注

【杜方】人间烟火 6

菜单


第二天,也就是周六,杜见锋下午有个学院间的篮球友谊赛。上午九点差一些,他被方孟韦从床上推醒,故意动作挺大的翻了好几个身,才不情不愿爬了起来。

方孟韦跟他回了学校,中午吃过饭后,他拉着杜见锋去图书馆借了两本书,打算下午自己看书,他打他的球。他选了个能看到篮球场的教室,上窗边占了个位置,又下楼去买饮料。高中爱喝的那家在这里也有开连锁店,logo换了新,包装也有调整,味道喝起来却不如以前了,但是方孟韦还是习惯买这家。

杜见锋不知道方孟韦特地挑了个方便看他的自习室,跟他在图书馆门口告了别,回去寝室换了球衣,顶着下午两点的大太阳就去了操场。室内的篮球场不开给友谊赛,他们也倒无所谓,申请都懒得弄。

方孟韦靠在窗边看他们在操场零零散散地集合,周围几颗树挡了视线,人移动到盲区的时候,他就翻翻书,两本来回换了几次,都没怎么看进去。

都是因为中午时间紧,随便拿的书不合他胃口才会这样,方孟韦咬着吸管想,把背包里纠缠的耳机线翻出来听起了歌。

操场上,杜见锋丢了好几个球,下场休息的时候同学问他今天是怎么了,旁边的人笑嘻嘻地说:“你不知道人家昨晚上没回寝室住啊,奋战一夜今天腿能不软吗?”然后拍着杜见锋的肩膀语重心长,“年轻人,要懂得节制啊。”

杜见锋笑着一脚踹过去,“滚!”

午后起了阵风,头顶的树枝被吹得沙沙作响,方孟韦坐在窗边,看着不远处几个人打打闹闹笑作一团,也跟着弯了嘴角,全然不知道自己也被连带调侃了一番。

“昨晚去找你,寝室就你一个不在,今晚不准跑了啊。”笑完以后几个人坐在一起聊天,杜见锋看他一眼,问:“昨晚找我干嘛?”

“打牌。”

“今晚找我干嘛?”

“开撸。”

“哦,没空,你找刘齐他们吧。”

“杜见锋你真是……做你女朋友真惨,有你这么用的吗?”

杜见锋往他脑袋上敲了一记,“什么用不用的,说话恶不恶心。”

“好好不说了,你女朋友就是不让人说。”

“对,就是不能说,再逼逼真揍你。”杜见锋把水瓶往他手里一扔,起身上了场。

杜见锋至今仍不知道方孟韦是怎么把时间掐得那么准的。

他刚下场抓起手机,一条微信点亮了屏幕,问他接下来是回寝室呢,还是有其他安排。

杜见锋低着头回微信,其他人走到他前面招呼他,他头也没抬,摆摆手让他们先走。

“我先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你再等我会儿。”

“知道了,走路别看手机了,抬头看路。”

杜见锋抬头看了一圈周围,方孟韦憋着声儿笑倒在桌子上。


晚上,两个人在外面逛到挺晚,半路上方孟韦手机直接跳电关了机,他也没在意,回了酒店插上充电器后,没开机就和杜见锋两个人睡了过去。

第二天上午再开机的时候,微信一排下来都是新消息。方孟韦揉揉太阳穴,带着刚睡醒的迷茫首先点开了他宿舍的群。

前面几条都是问他怎么关机了,他哥哥晚饭后来找过他。后面基本是重复前面的话,方孟韦划到一条22秒的语音,点开放到耳边。

“孟韦,你一直不开机,你哥很担心你,我们怕他不放心,就跟他说了你应该是跟女朋友出去了,他问你是不是经常夜不归宿,我们说你只有周末偶尔出去,让他别担心,你开机以后自己跟你哥解释一下昂。”

方孟韦听了两遍,才退出对话框点开下面他哥的微信,相较之下简洁太多,就三条。

“不在宿舍吗?”

“怎么关机了”

“开机以后给我回个电话”

方孟韦揉着睡乱的头发,手搁在脑门上叹口气。杜见锋转身揽住他,“几点了……”

“八点一刻,”方孟韦拍拍他的放在自己腰上的手,“我哥知道了。”

“……”杜见锋原本想把坐着的方孟韦重新拖进自己怀里,听到这句话后反应几秒,睁开眼挺平静地问:“哦,那我们要去见见他吗?”

方孟韦笑了一下,“等我先打个电话请示请示。”

房间里安静,杜见锋能隐约听到手机里传来的声音。方孟敖倒是没生气,就是出于哥哥对弟弟的担心,怕他在外面不安全,另外就是,怕他单纯,被人家骗。
不然怎么开学也没多久,就进展到时常夜不归宿的地步了?方孟敖对自己弟弟绝对放心,只好把锅往对方身上扣。

他在电话里没明说,但方孟韦听出了这层意思,有些哭笑不得。他看了眼面前拉着自己手把玩的当事人,定了定神说:“不是刚认识的,是以前高中的同学。”

“……你怎么没跟我说过,”方孟敖顿了顿,“是那时候害你哭的那个人吗?”

虽然杜见锋听不清电话那头说了什么,但方孟韦对着他一瞬间燥得慌,抽回手转过身不愿看他。

杜见锋被这突然的举动弄得莫名,再仔细一看,方孟韦背对着他,耳根都红了。

一通电话讲完,方孟韦回过头,杜见锋坐在原处眼巴巴瞅着他,等待发落似的。

“怎么说?”杜见锋问。

“没事了,”方孟韦坐近了些,笑着说:“本来他要是再问下去,我就直接说是跟你了,结果他没问。”

方孟韦拉过杜见锋的手,看着他的眼睛:“我想跟你说说我家的事,有点复杂,可能也不那么愉快……你愿意听吗?”


方孟韦在不记事的年纪,母亲就死于一场空难。

那次的行程原本该是她和自己丈夫约定已久的旅行,可方父忙于看不到尽头的工作,计划一推再推, 直到方母某日告诉他,自己已经买好了机票,想出去走走,目的地是他们约定的地方。方父心里愧疚,承诺她下次一定补偿,像是听惯了“下次”,她笑了笑没作什么回应,而这一别,这个承诺真的如她所想一般,不会得到实现,只是换了个方式。

方孟韦对自己母亲的记忆甚至不如他梦里的多,越是长大,他越是努力地想要回忆起儿时那些散乱的片段,可时间无情,过去一些梦境和现实的边界越来越模糊,方孟韦时常有种无力改变忘却的负罪感。但后来他渐渐不再钻牛角尖,索性放弃了辨别,把记忆中妈母亲的样子放在自己心里,才好上许多。

“可哥不一样。”方孟韦说。 

“妈死的时候,他已经到了懂事的年纪,他知道得很清楚,也记得清楚,所以,他承受的痛苦要比我多多了。”

“其实程姨是个很好的人,你见过她,应该能看出来吧。”

“她怀过孕,自己去把孩子打掉了……你说这对一个女人,对一个母亲来讲,是多大的伤害。但这件事,还是不久前我爸才告诉我的,我哥根本不知道。”

“我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哥没叫过一声爸,应该是从我爸和程姨结婚的那天起吧。”

杜见锋安静地听着,一直没有插话。他向来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人,况且他觉得,现在的方孟韦也不需要安慰。

“干嘛这副表情。”方孟韦笑着捏他的脸,反过来安慰他一般,“现在比以前好多了,家里也是,我哥也是。上回见哥的时候,我感觉他和以前不一样了,下次……我们俩一起去见见他?”

“好。”杜见锋微笑点头。



TBC

是这样,之前的名字越念越拗口,所以简化了

评论(15)
热度(11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