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在我胸口刻上斑鸠,铭记我为爱而亡。”

【谭李】东边日出西边雨(下)


李熏然从警局出来,迎面碰上一个人。

“好久不见。”谭宗明朝他走近,面带微笑。

两个月能久到哪儿去,李熏然心里这么想,但生怕他来一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类的话,于是只问他:“有事吗?”

“有。我们谈谈?”

李熏然朝马路对面的湖南牛肉粉店走过去,也不看他,声音和谭宗明擦肩而过:“饿,边吃边谈吧。”

李熏然最近忙,在警局过得颠三倒四,饭也吃不规律,肚子闻着店里飘出来的香味已经在催促,他快步走过去,谭宗明跟在他身后。

他是这家店常客,老板娘和他热情地打招呼,李熏然也冲她乐,脸上笑还没收,转回头问谭宗明:“你吃什么?”

“跟你一样吧。”

李熏然想说什么又闭了嘴,朝窗口说:“两碗牛肉粉加虎皮蛋,不加香菜。”

粉很快端上来,李熏然挑起一筷子,头也不抬:“有什么事说吧。”

店面小,谭宗明看了眼四周,手肘撑上桌子。

“我这个月都会在潼市。”

李熏然看他一眼,把筷子插进虎皮蛋。

“公事。”谭宗明说,“私事也该解决了。”

李熏然不接茬,谭宗明看着他,沉声说:“首先关于上次你说的话,我想解释一下,我和你一样,也不是拿感情当儿戏的人。”

“我一直都是认真的,我知道有很多地方我做得不对,但实际上我在感情方面没有太多经验……你可能不信。”

“之前有很多话没有挑明,今天我全说了吧,希望你听完能好好考虑。”

李熏然抬头看他,嘴里嚼着蛋白。

“我真诚地希望你能和我在一起,不是简单谈个恋爱,是以一辈子作打算的那种交往。我知道这种承诺不能轻易许,但我向你保证,我说这话发自真心。”

“我懂你有很多顾虑,之前也是我做事欠考虑了,我想你道歉。但是,东西都能有个试用期,你也至少试试,怎么样?……好吧这个比喻不恰当。总之作为恋人,我想我各方面都挺适合,除了我俩都是男的,将来没法生孩子以外……当然了,这个是可以克服的。”

李熏然叼着粉,开始后悔让他坐在这里开口了。

“你不用急着答复我,这段时间你好好考虑,我走的那天再告诉我,行吗?”

筷子戳着碗底,李熏然看着谭宗明面前的粉,抽了张纸按在嘴上,“你快吃吧,粉该凉了。”

李熏然耳根发烫,他不懂为什么面前这个人可以在这种地方说这种话?虽然是自己让他边吃边说的吧……
李熏然扶着脑袋懊悔的功夫,谭宗明一碗粉呼噜了一半,就放了筷子。

“你不吃蛋吗?”

“不吃这种蛋……”

“那刚才不说,”李熏然瞪他,“浪费!”说着把他的虎皮蛋夹到自己碗里。

谭宗明看着对面低下去的发漩,此刻很想尝尝自己碗里的那个虎皮蛋在对方嘴里的味道。



李熏然忙完手上的事已经过了两周,这两周内谭宗明几乎每天跟他通电话,聊聊日常,关心一下有没有按时吃饭之类,除此以外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

李熏然好好睡上了一个懒觉,醒来时手机上一个未接来电,和一条微信:今晚一起吃个饭?

昨天通电话时他有告诉过谭宗明他忙完了,今天休息。李熏然放下手机起来洗漱过一番,才回谭宗明:到哪儿?


谭宗明坐在餐厅,天色还早,他望着窗外等人。

白天安迪电话里问他,半个月就能搞定的事,怎么拖到一个月?谭宗明答她,自己要解决终生大事。

现在他的终生大事向他走过来,坐到他对面,脱了外套挂在椅背上,喝了口水,拿起桌上的菜单翻看。

谭宗明感觉今天的李熏然有点不一样,一时间又说不上来具体。

餐厅离李熏然家不远,谭宗明提出和他一起走回去,李熏然没拒绝。

夜里起了风,广场有人在放风筝,李熏然手插着口袋,边走边抬头看。

“想放风筝?”谭宗明问。

李熏然笑了,“不,我怕你跑不动。”

放风筝的多是一家三口,父母带着孩子,这项现在看来已经很古老的娱乐项目依然吸引小孩。

“你知道吗,”李熏然望着天开口,“警察家属不是那么好当的。”

“我知道。”谭宗明说。

李熏然轻声叹了口气,又笑着开口:“小时候我爸经常不在家,我习惯了,也不会闹着要爸爸。”

“做父母的很多事都不会告诉小孩,但我知道,那时候我爸一出任务,我妈就担心得睡不好觉。”

“有一次,我爸应该是执行很重大的任务吧,很久都没回过家,长大之后我妈才告诉我,那时候她每天都很害怕,害怕我爸回不来了。”

“我特别特别佩服我妈,也很对不起她,从小她什么都惯着我,唯独不同意我当警察,可我……还是没听她的话。”

李熏然低下头,不知不觉两人步子慢到几乎停了下来。

“熏然,”谭宗明转过身对着他,“我可以抱你吗。”

李熏然抬头看他,发亮的眼睛代替了回答。

谭宗明把人拥进怀里,在他耳边轻声叹气,“我会待你父母像我父母一样好。”

李熏然在他肩头笑出声:“什么啊……”

谭宗明拥得更紧,吞咽了一下喉咙,迟疑片刻后问:“那……请问李警官,我能有幸当警察家属吗?”

“我爸特别能打,即使现在我也不一定能赢他。”李熏然顿了顿说,“你怕不怕?”

“我……我可以多吃点,囤点肉好抗揍。”

“蠢。”李熏然抬手回抱,“你不会跑吗?”

“不跑。”谭宗明终于吻住他。



翌日,安迪收到一条微信。

“终生大事解决了,但是又得多待一段时间,归期不定。辛苦你了。[微笑]”



评论(17)
热度(20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