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在我胸口刻上斑鸠,铭记我为爱而亡。”

【谭赵】万恶之源(pwp)

一辆卡了我五天的车,开出来还他妈这么破,自暴自弃。

warning: 年轻没什么钱的小谭和还在读大学的小赵。

标题来自我十七,嘬一大口!


*

晚十点左右,赵启平带着微醺走出酒店,这个点在路边拦辆车,还能来得及在封寝前赶回学校。原本他对这种记忆模糊的初中同学之间的聚会并不感兴趣,但前几个月已经拒绝过一回,这次便不太好再找借口。

他站在马路边试图寻找空车,这时身后的酒店门口走出几个明显喝大的人,为首的两人嗓门挺大,惹人厌烦,赵启平皱着眉扫了一眼,想赶紧拦辆车走人,视线却没能拽回来。

赵启平被其中一位青年吸引了目光,那位青年站在他们之间实在太打眼,不,应该说在任何人中间,他都是绝对显眼的那一个。青年喝了酒,但不多,远比不上旁边半个身子架在他身上的男人,男人看起来是青年的上司,已经醉到舌头都捋不直,拖累着青年跌跌撞撞到了车边。

司机下了车帮着一起搀扶,男人边笑边大力拍着青年的肩膀,嘴里含糊不清:“小谭呀,明天晚点来上班,啊,多睡会儿,晚上我们接着喝,好吧?”

青年微笑着点头,和司机一起把人扶进后座,司机是个小年轻,费劲把人塞进车里,一边说:“刘总,明天周末,不上班啊。”

“不上班?谁说的!?你明天就给我早点来上班!”上司歪在后座,嘴里念个不停,司机“哎哎”答应几声,极无奈地挣脱出来。谭宗明立在车外低头笑,朝着车里挥手告别,车子发动前上司还冲着车窗外嚷:“小谭,明天见啊!”

“好,您慢走。”谭宗明目送车绝尘而去,走到路边的垃圾桶旁点起了一根烟。

赵启平的眼睛就没离开过青年,他盯着火光在他唇边和指间来回,青年望着车流似乎在发呆,缓慢地把嘴里的白烟吐到空气中。

一根烟燃尽,谭宗明才发现有人在看他,被他对视回去毫不退缩,反倒更加露骨起来。谭宗明掐掉烟,回了他一个礼貌地微笑,随后那人走近他,向他要了根烟。

“你不抽烟。”谭宗明在一片烟云中沉声说。两人距离近,他声音自然地压得很低,又微微带笑,赵启平仿佛能感觉到他声带在自己的耳边震动。

“是不太抽。”赵启平垂下手弹烟灰,火走了大半,他索性掐了这半根烟,抬头迎上青年的眼睛,抿起唇笑:“但是看到你,我烟瘾犯了。”

ao3: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152032


不老歌:

http://bulaoge.cn/topic.blg?tuid=116463&tid=3225227#Content

评论(27)
热度(32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