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在我胸口刻上斑鸠,铭记我为爱而亡。”

【谭李】东边日出西边雨(上)


谭宗明,年到不惑,依然单身。虽然他是个商人,在许多人眼里甚至是个奸商,但奇妙的是,他一直相信感情的出现自有它适合的时机,往俗了讲,就是他的真爱还没有出现。


无疾而终的恋爱谈过几段,也都是好聚好散的结果,没什么遗憾。谭宗明曾经尝试过追求安迪,当然了,被追求者也许从头到尾并不知情。在表明心迹之前,他却自己选择了放弃,因素太多,但归根结底是喜欢不够,即使多年老友,培养出的感情也无法让谭宗明抛去一切顾虑,这也证明了他们只适合做老友,强行改变只会徒增尴尬。


谭宗明喜欢上李熏然的心境可算是非常套路,活这么老大出现了一个让他眼前一亮的人,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招他反复琢磨,日思夜想。这个坑他跳得心甘情愿,栽得义无反顾,虽然他谭宗明向来是个挖坑给别人跳的人。


潼市离海市不过飞机一个小时的距离,李熏然也是才知道这位大老板其实挺闲,不然为什么隔三差五打飞的过来和自己吃饭?

头一次被邀请时,李熏然带了一脑袋的问号赴约,面上镇静自然,一副为人民服务的官方形象,想看看只见过一次面,和他毫无干系的商界大佬找他究竟有什么事。但一顿饭吃到天黑,李熏然也没从谭宗明的嘴里听出个端倪来,从头到尾几乎处于一问一答的模式,友好和谐得仿佛……相亲?

李熏然略显不自然地放下茶杯,正了正身体问道:“那么谭先生这次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谭宗明笑了笑,不着急回答,开始回忆起往事:“我以前在潼市生活过一段时间,对这座城市很有感情。”

李熏然点点头,等着迎接长篇大论。

“所以我想和李警官交个朋友。”

“……啊?”

对着李熏然迷茫的表情,谭宗明笑意更浓,“晚上能陪我到附近走走吗?”


沿着街走,李熏然才明白过来为什么约在这条路吃饭。谭宗明原来在潼市的时候住在这边,这么些年过去大有改变,但总有些记忆中还在原处。

谭宗明走到一个棋牌室旁边放慢了脚步,他告诉李熏然自己以前经常和朋友去里面玩台球,现在从外面看也一点没变,包括不远处的炒货店,老板还是那对时长拌嘴的夫妻,不过头上白发多了些。

李熏然跟着他的脚步听他讲故事,好像那些过去的岁月在眼前一般。

“刚才吃饭的地方也是你原来经常去的吗?”

“不是,我随便找的。”

“哦……”

李熏然还是没想通他为什么好端端要找自己追忆往昔,但思来想去,谭宗明并没有和他闹着玩儿的理由和必要,所以只有暂且相信他所谓“想交个朋友”的这种说法了。


不好拒绝大老远飞过来的谭宗明,被他盛情款待后出于礼尚往来又得请他吃饭,这么一来二去也不是办法。李熏然在感情上经验再匮乏也能从谭宗明刻意暧昧的电话和短信中看出意思来,于是又一次接到谭宗明的邀请后,李熏然决定这次一定把话讲清楚。


到了地方,李熏然发现谭宗明戴着口罩,面容疲惫,不像往常见到的那般神采奕奕。李熏然走近,听到隔着口罩传来的模糊咳嗽声,他问:“病了?”

谭宗明看到他时眼角笑出了纹路,哑着嗓子说:“有点感冒。”

“感冒了不好好养病,来回折腾什么。”

李熏然责怪且不领情的语气毫不掩饰,那边听了的人看他的眼神反而更温柔,他用手指拨开口罩,声音清晰起来:“我想见你。”

揭开口罩的谭宗明脸色看上去更加不好,嘴唇没什么血色,对他微笑的样子却一如往常。李熏然心头一震,转过头不再搭话,起先准备的话在脑子里乱成一团。他心不在焉地走着,对自己和对方的期限再次放缓,心里自我劝诫这都是对病人的照顾。


晚上李熏然把人送到机场,告别时只说了回去早点休息,记得吃药。谭宗明笑道一点小感冒,用不着吃药,过两天自然会好。李熏然闻言瞪他一眼,“你以为你还很年轻?”

谭宗明喜欢他的眼睛,无论这双眼睛用什么方式看他。他贴过去,隔着口罩轻触了一下李熏然的脸颊,只差一点就到嘴角,他肖想许久的部位,等他感冒好了后,等李熏然不会把他推开后,他再……好好品味。


“再见。”

谭宗明心里舍不得李熏然此刻错愕的表情,但他该走了,这种时候再多说什么或做什么,谭宗明怕自己挨揍。


开玩笑,对方是刑警,还不准他怂一回了?


评论(54)
热度(256)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