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在我胸口刻上斑鸠,铭记我为爱而亡。”

【杜方】人间烟火 4

菜单


宿舍每层楼的洗衣机是公用的,现在军训又是夏天,洗衣机总是有人在用,方孟韦不愿意排队等,几件单衣也就自己手洗了。

他住二楼,往外晒的时候发现上面往下淅淅沥沥地滴水,大概也是手洗,却懒得拧干就挂了出来。今天太阳不算厉害,估计这水还得再滴一会儿,方孟韦就把衣服晒在了阳台,顺便帮室友把衣服也收了进来。

这会儿是午休,其他几个室友在睡觉,整个楼都挺安静,方孟韦洗衣服关紧了阳台和浴室门,动作也轻。收拾好他以后看了眼表,发现睡不了多久,动完又热,干脆下楼买冰棍儿吃,就到最近的便利店挑了几根,口味不一,打算带回去给室友吃。

便利店是个打工的学姐,看到方孟韦很热情,问他是不是大一的新生,还给他多送了一块奶糕。

方孟韦有点不好意思:“你多给我一根,你老板不会知道吗?”

“没关系,我就跟他说我吃了。”学姐很爽快,“你多来照顾生意就行!”

方孟韦笑着道了谢,提着袋子回了宿舍。

刚走到楼道口,方孟韦听到楼上隐约传来争执声,听着像俞鹤的声音,他几步往上跨到三楼,看到住他楼下的同学站在俞鹤宿舍门口,语气不太好地指责俞鹤衣服不拧干就晒出来,淋湿了他原本已经晾干的衣服。

俞鹤这个人向来不善言辞,看到方孟韦走过来更是没了声儿,越过背对着他的人的肩头去看方孟韦。一楼这人和方孟韦同班,虽然才入学彼此都不熟,但好歹以后都是同学,本就不是什么大矛盾,回头见方孟韦走过来一副要管闲事的样子,当下也闭了嘴。

“郑彬俞鹤你俩大热天的中午不休息干嘛呢?”

方孟韦咬着冰棍儿走到他俩面前,语气好像普通地打了声招呼,也不追问发生了什么,把手里的塑料袋举起来,冲两人一笑:“我正好买多了,吃根解解暑?”

“不了谢谢。”

郑彬听这话也知道方孟韦认识三楼这个人,对方孟韦笑得挺客气,也没正眼看俞鹤,说了句自己先回宿舍,便下了楼。

“怎么了到底?”

人走后,方孟韦问俞鹤,一边给他掏冰棍儿。

“我室友衣服洗完就直接晒出去了,水滴到一楼,那人说他下午要穿,现在湿成这样,当然生气了。”

“你室友的问题,他说你干嘛?”

“我室友不在啊。”俞鹤无奈,“只有找我说了。”

方孟韦点点头,说:“你也别傻得把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揽,下回自己多注意点儿。”

“知道了。”俞鹤撕开冰棍儿的包装袋,对着方孟韦咧嘴一乐,“下午一起吃饭吧。”

方孟韦应了声,回到宿舍也差不多到了要集合的点,室友都起了床。他把冰棍儿往桌上一放,刚才学姐多给了,俞鹤拿走一根现在数量正好。

方孟韦低头看见手机上一个未接来电,几分钟前打过来的,杜见锋掐得挺准,正是方孟韦平时午休起来的点。

他走到阳台回过去,那头接得很快:“干嘛去了?”

“哎。调和邻里矛盾去了。”

杜见锋笑:“小班长职业病犯了?”

“我上回忘了跟你说,俞鹤也在我们学校,就住我楼上。刚才他和我们班的人有点矛盾,我去看了眼。”

“谁啊?……哦。毕业那天缠着你聊天那个?”杜见锋说,“你啊,这类闲事少管点儿。”

“什么话,我要是不管闲事,当初能和你熟起来吗?”

“你哥的事能叫闲事吗?”杜见锋说完这句自己开始寻思起来:这么说来我得谢谢你哥?……不对,我俩这叫命中注定嘛。

方孟韦当然不知道他在琢磨什么,没去反驳他,笑了笑说:“还有什么叫缠着我聊天,我俩以前是同桌。”

“诶我对他真没印象,长啥样都忘了。”杜见锋嘿嘿一声,“主要我心思都在你身上,班上有多少人我到现在都不知道。”

“得了吧你。他老实人一个,以前不太爱讲话,你成天目中无人的,没印象也正常。”方孟韦移开手机看了眼时间,“不说了,集合去了啊。”

杜见锋还没来得及为自己从天而降的“目中无人”四个大字辩驳,就被利落地挂了电话,他对着已经灭了屏的手机哭笑不得。

嘿,还有没有处说理了?



TBC

新年快乐!

评论(22)
热度(128)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