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换号了 不要关注

【楼诚】流年 9

菜单


9.

从小时候起,明台就没有什么事能瞒得过明诚。

现在明诚住校,不像以前天天在家那时候,明台藏个试卷轻而易举能被明诚从柜子的夹缝里翻出来,明诚的一大乐趣就是和家里的小屁孩斗智斗勇。当然现在也不用藏了,家长的手机都能接收学校系统发的信息,不管是学生的动态还是考试成绩,家长知道的速度估计比学生自己还要快。

祖国新一代的花朵们第一次如此痛恨科技的发展。

即使现在隔个一两周才回家住上两天,明诚还是能发现一些被他大哥大姐忽略的蛛丝马迹。

今天明镜有应酬,午休过后就出了门,明楼早早不在家,得晚饭时才能回来。家教走得早,把人送走后,明诚往明台房间一坐,吃着明台特地买给家教老师的巧克力,一脸似笑非笑,盯得人浑身发毛。

“阿诚哥,我要复习功课啦。”明台看着他哥手里捏成一团的糖纸,笑嘻嘻地赶人。

“明台啊,我以前天天给你辅导作业,怎么也不见你买巧克力给我吃?”

“巧克力当然是买给女孩子吃的啊。”明台正好找到了时机,边说边走过去把巧克力盒子盖上。

“买给喜欢的人吃才对吧?”

明台在预料之中被拆穿也不掩饰,嬉皮笑脸地讨好他:“别这么说嘛,我也喜欢阿诚哥呀。”

“我谢谢你。”明诚看他美滋滋的样子撇了撇嘴角,坐直了身体认真开口:“你到底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的。”明台收了笑,正色道:“我喜欢她,我要娶她。”

明诚一口气差点没接上,瞪圆了眼睛仰视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弟弟,半晌才把舌头捋顺:“你这小子怎么张嘴就来,你才多大啊你要娶人家?”

明台不以为然:“等我大学毕业就到法定年龄了啊。”

“胡闹吧你,你现在头脑发热什么话都说得出口,这种事能瞎承诺吗?等过几年你自己回头想想就知道现在自己的话多可笑。”

大概早恋的小孩最反感的,就是大人把自己的全情投入看做闹着玩,用自己丰富的人生经验给他们提早做下“注定没有结果”的预言,任何反驳在他们眼里都只是小孩子不懂事。

你一片真心,别人却不放在眼里。

明台脸立刻拉了下来,说话也口不择言起来。

“你凭什么这么教训我啊?你没喜欢过人就能贬低别人的感情吗?你觉得自己够成熟够冷静吧,你根本就是不明白!”

明诚沉默,明台说完就有些后悔,看他不吭声更是心虚,但这时候当然不能服软。明诚却没有再反驳他的话,更加没有生气,短暂的沉默后反而微笑着点点头,站起身来拍了拍明台的肩膀。

“复习功课吧,我出去了。”

走到房间门口,明诚回过头对着站在原地发愣的人笑着说:“谢谢巧克力,很好吃。”


晚饭前明楼回了家,中午剩了挺多菜,晚上也就加了个汤。餐桌上气氛不对劲,明诚没什么不妥,该吃吃该喝喝,但明台不是个藏得住事的人,明楼一看他的脸就知道这小鬼又在闹情绪。

今天他和明镜不在,一下午就明诚和明台,明楼放了筷子开口:“明台,功课做完了没?”

“昂。”

明楼问完左边问右边:“阿诚,今天家教老师说什么了吗?”

“说了。”明诚抬头看对面,明台低着头乖乖吃饭,并不在意他会说什么的样子,但咀嚼速度却变慢了些,显然心思都在明诚接下来的话上。

明诚抿嘴忍住笑,对明楼说:“于老师说明台进步很大,尤其是他的弱项英语。”

明楼又转过脸:“是吗。”然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最近好像是挺用功,晚上不用回房复习了,在客厅看电视吧。”

“我本来就没打算复习。”明台埋着脸,声音从碗里闷闷地传出来。

“你说什么?”

“没什么!”明台把碗放下,冲两人咧开嘴,极其虚伪地一笑:“我吃完啦,去开电视!”

明楼看向明诚,用眼神问他怎么回事。

明诚耸耸肩:“青春期。”

“你怎么就没有这么让人糟心的青春期。”

“聪明的人烦恼多。”明诚眨眨眼弯起嘴角,“我比较笨。”

明楼手指隔空点了点他,话里带笑:“我看你啊,吃进肚子里的饭全用来长心了,怎么吃都不胖。”


明台所谓的看电视,也不过是斜躺在沙发上玩他平时被锁起来的iPad而已。三兄弟围坐在茶几泡茶吃零食唠家常,其实主要是为了等大姐回家。

明楼中午没有午休,靠在沙发垫上有点犯困,明诚坐到他旁边,轻声说:“大哥去睡吧,我和明台等大姐。”

明诚跟他说话时,整个身体都侧向他,一手搭在靠背上,一手撑着自己的膝头。明台歪过脖子一瞧,他阿诚哥就像把大哥环在怀里一样。

“还早,没关系,反正明天周日,大家都休息。”

“那也别喝茶了,晚上又睡不安稳。”明诚说着把明楼面前的茶杯推远了些,拿了自己的杯子放过来。

“刚倒的热水,渴了就喝这杯。”又补了句:“我还没喝过。”

明楼看着他,眉头一瞬地蹙动,细微得根本察觉不来。然后他微笑点了一下头:“好。”


临睡前,明台穿着睡衣敲了明诚的房门。

“阿诚哥,对不起。”明台用背抵住门,低着头小声说。

明诚看他站得离自己挺远,那副做错事的小样实在让人没法生气,何况他今天也确实没有生明台的气。

“不要紧。”明诚语气听起来很轻松,“你说得对,感情方面的事,我确实没资格教训你。”

明台抬起眼看他。

“只是你自己多注意,别耽误人家,但也别犯傻,只知道一味地付出。”

“嗯。”明台点头,等了会儿又忍不住好奇,“那阿诚哥,你真的没有喜欢过谁吗?在学校总会有跟风喜欢过班花校花什么的吧?”

“怎么说呢。”明诚望着天花板思忖片刻,随即叹气般地笑了笑,说:“时间确实是个好东西,它能让你看清很多事。”

“什么意思啊?”

“意思就是,时间不早了,你该回房睡觉了。”

“……哦。”


时间能让你明白自己心里的挣扎和不确定源于何处,也能看清自己想要的和得不到的是什么。

只是时间能不能证明你所付出和坚持的是否值得。明诚想,这个问题,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不会有答案。



TBC

评论(33)
热度(22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