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换号了 不要关注

【谭赵】中年危机 20

菜单


20.

睡到窗帘微微透了些光进来,赵启平才睁了眼,他蜷在谭宗明怀里睡姿扭曲,现在半边身子都发麻,但这不影响他挣扎着爬起来洗澡。昨晚两人都没洗漱,合着衬衣稀里糊涂就睡着了,此时赵启平只感觉浑身黏腻,还搂着个大火炉,整个被窝里都是热气。

他起身去了浴室,边走边解自己的扣子,光着脚踩上冰凉的瓷砖,把皱巴巴的衬衫随手一搭,赵启平迫不及待地拧开了水。刚把自己从头到脚冲洗了个清爽,浴室门传来被推开的声音。赵启平正朝着花洒淋水,感觉到有人走近,眼睛也不睁,揉了把头发问:“把你吵醒了?”

谭宗明脱了衣服从背后环住人,浴室里原本就热气腾腾,赵启平身上蒸得泛红,被他忽然一抱险些站不稳,他抓住伸到自己腰前的胳膊,把贴着额头的刘海往后一捋,刚回过头就被叼住了唇。

从他靠过来时,赵启平就感觉到了后腰顶着的那根东西。他扭过脖子回吻,水沿路流过两人紧贴着的各个部位,赵启平有意蹭了蹭谭宗明的下身,搂住他的胳膊一紧,一只手顺着赵启平的腹部下滑,手掌包住才刚精神起来的玩意儿一顿揉捏,力道却有点大。赵启平松开嘴窒息般地喘气:“你……轻点儿啊。”

谭宗明没理,转而去用牙有一下没一下地咬他的后颈,赵启平怕他不知轻重给留下印子,躲开脖子朝前挣动,下身就贴得更紧,谭宗明手上动作粗鲁,前边已经蹭进他的臀缝。赵启平现在知道他是故意的了,要害攥在别人手里又不敢乱动,只好手肘往后顶住他的腰腹轻微用力,咬着牙勉强笑道:“不带酒醒了再算一次帐的啊,谭总。”

那人终于舍得开口:“我可没和你算账。”手上却松了力气,正儿八经给他摸得硬起来。

折腾过一番,赵启平趁着自己没缺氧厥在浴室之前赶紧逃了出来,撂下谭宗明一个人在里面洗澡。赵启平歇了没多久又忙活着换了被套床单,再把丢得一地的衣服统统塞进洗衣机,也不管他谭宗明有没有哪件不能机洗。

天才刚亮了没多久,赵启平吹干头发钻进被窝里又要睡,谭宗明出来看见自己衣服都被洗了,裹了件赵启平的浴袍,上床掀开被子说:“我没衣服穿了,赖你这儿不走了。”

赵启平疲得厉害,很快进入了半梦状态,听到谭宗明的话后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腹诽你又不是没赖过,嘴上嘟囔了一句“随便”,又睡了过去。

谭宗明却睡不着了。

赵启平这张床,他第一次睡的时候随口说过一句不够软,当时赵启平听了后很不屑,当即就想把人赶回去,但第二次谭宗明来的时候就发现床垫被套全都被换过。那回赵启平骑在他身上颠了几下实验床垫,搂着他的脖子笑说我这是照顾老人家,然后就被好好照顾了一顿。

赵启平背对着他已经睡沉,谭宗明起身把窗帘拉好,摸黑给自己倒了杯水喝。

昨晚之前他确实没有打算在自己不清醒的情况下见赵启平,他不喜欢局面不受他控制。谭宗明深知自己是个控制欲过强的人,他也明白赵启平的性子,所以在赵启平面前,这一点上他已经有所收敛。

他前妻曾经评价他:“各个方面过于自信,感情上也不屑于花太多心思。”

谭宗明当时想,这可真是看得起他。

赵启平在安迪面前的那番话,理解可深可浅,不管他是装洒脱还是真性情,会有这种想法都无可厚非,说到底现实如此,走一步算一步已经是很乐观的想法。

道理谁都懂,但人是有感情的。

谭宗明过了年轻气盛的年纪,也经历过一段不算成功的婚姻,他自觉他这样的人给别人安全感确实有些困难,不想重蹈覆辙,就得先从自己身上反省。

而且有趣的是,谭宗明发现自己对着赵启平发不起什么脾气来。

谭宗明轻着手脚躺回床上,赵启平的手机突然亮起来,在黑暗里很刺眼。谭宗明用手盖住屏幕,把它从赵启平脸旁边移开,免得把人弄醒。

赵启平的锁屏他从没仔细看过,今天拿在手里一瞧,才发现是从自己办公室俯瞰时拍下的风景,加了层滤镜后,就像网络上下载的壁纸一般。

称不有上什么特别的意义,也许只是赵启平对自己摄影水平和P图技巧自恋的欣赏,却让谭宗明心情突然好起来,点亮屏幕看了好几回,才塞到自己枕头旁边。

这边赵启平翻了个身,随意吹乱的头发蹭进谭宗明怀里,谭宗明顺势搂住人,心情愉悦的同时才明白过来一件事。

他还在担心自己给不了赵启平安全感,可是省省吧,他又何尝不是在赵启平身上找安全感?



TBC

评论(42)
热度(38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