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换号了 不要关注

【楼诚】流年 8

菜单


8.

过了半个月,明教授的帖子有了后续,同一个ID删了原贴并发帖道歉,解释自己是和当事人有矛盾存心报复,但当时也是一时脑热没有考虑太多,现在冷静下来也觉得自己这事儿做得过分了些。帖子里并没有明说是和哪位当事人有矛盾,但大部分人下意识认为是学生与学生之间冲突,少有人往明楼身上想。

虽说过了这么些日子热度退得差不多,也有人猜测是校方逼迫,但这事原本看上去就扯淡,好歹这场闹剧算有了个收尾。


周五晚上明诚说有事,没有同明楼一起回去,到了下午第二天才自己回了家。

明台少有地没有蹦下楼迎接他,明诚抬头望了一圈,还以为他和同学出去玩了,问起来才知道明镜给他找了个家教,现在正关在房间里用功呢。

明诚听了毫不掩饰地笑起来,到厨房端了盘切好的水果,说是要上楼看看他听不听家教的话,有没有好好写作业。明镜笑他主意多,却也很关心明台的状况,往盘子里多搁了几个个头大的车厘子,催着他赶紧上楼。

不一会儿明诚下了楼,边走边朝明镜竖大拇指,问她哪里找得家教,让明台这么服管,他进去的时候人正在老老实实写作业,看到他送水果来还很高兴地说“谢谢阿诚哥”,没有一点抱怨的样子。

明镜告诉他是朋友推荐的家教,自己也是大学生,比明台大不了多少,但是因为家里困难,每周末都出来找家教做,而且教得很好。明镜心善,告诉她教得合适的话会多给薪水,那人也不要,只说该给多少是多少,不好多拿。

晚饭时间明镜留了家教吃完饭,女生不好意思,但见长辈邀请也不好拒绝,再加上明台在一边附和,低头笑着应了。

坐到餐桌上明诚才看清她的长相,很漂亮,而且是那种锋芒毕露的漂亮。但也许因为性格,在别人家做客也不自在,她的表情和动作都显得局促,看起来乖巧又柔和。

吃过饭后明台还送了家教老师出门,明镜很欣慰地感慨孩子懂事了,明诚和明楼对视一眼,都笑了笑没有说话。


明诚洗漱过上了楼,他快要考试,带了本书回来看,还没看多久房门被敲响,他转头一看,明楼拿了些点心和牛奶走进来。

明诚有点稀奇,他挺久没这么晚给自己送过东西来吃,心里想估计是有话要和他说,接过了点心和杯子后坐好了等他开口。

明楼见他不吃,只是盯着自己看,问他:“怎么?赶人走啊?”

“怎么敢。”明诚笑着,赶紧抓了块曲奇以证清白,又递给明楼:“喏。好香。”

明楼摆了摆手,明诚嚼着东西问他:“你不是爱吃曲奇?”眼珠子转了圈后又说:“不会……怕胖吧?”

明楼假意瞪他一眼,坐到旁边翻起他看的书来。

明诚战斗力可观,一盘曲奇见了底。明楼依旧没抬头,手上翻着页,似乎不经意地开口道:“最近在学校都好吗?”

“都好啊。”明诚拍了拍手,不假思索地回答。

明诚看他没反应,面无表情地对着自己的书发呆,心里有些预感不好,面上笑了一声问:“大哥指哪方面?”

“比如……”明楼合了书抬头看他,“有没有找人打架什么的?”

明诚心里咯噔一下,自知瞒不过,闭了嘴不再发声。

明楼没再说什么,只问他受伤没有,让他卷起袖子和裤腿给他看看。

明楼没问和谁打,更没问为什么,两个人心知肚明,没有拎出来重新强调和责备的必要,只是明诚一时想不明白明楼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发帖的人太好查,明诚私下调查了没多久就确认了是那天课上和明楼起了冲突的学生。他没打那人的脸,那人也不至于傻到去跟别人说他挨了揍,明诚从背后压住人给的警告,没被他看到自己的脸。那么明楼难道是知道发帖的人道了歉才这么猜测,刚才只是套话而已?

明诚看着明楼垂着眼仔细翻看他的手臂,离得近了温热的呼吸一下一下打到他的皮肤上。确定只是轻微的擦破皮后,明楼才放下心。

明诚还小时就有过打架的经历,他自己倒还好,多是帮明台。不怪明台淘气,明诚对于有些孩子嘴里能说出多恶毒的话来心知肚明。他那时也小,但他是哥哥,无论如何也得护在明台面前。

两个小孩儿能藏住什么事,有一回明诚的胳膊肘摔在地上,碎石子嵌进了肉里,他俩不敢说,套着宽大的校服回了家,结果第二天明诚那条胳膊就发炎化脓上了医院,明楼才真的动了肝火,不顾明镜阻拦关了明台一天。

明楼叮嘱了句早点睡,转身准备离开房间,到了门口后停下脚步,扶着门把回头:“以后只准为了自己打架,为了谁也不行。”明诚看着他。

“为了我,更不行。知道了吗?”

明诚把卷起的袖子扯到手腕,低下头说:“知道了。”



TBC

评论(32)
热度(24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