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在我胸口刻上斑鸠,铭记我为爱而亡。”

【季凌季】到此为止 04


每个学期会重新分班,期末考前夕凌远忙着复习,推了季白好几次约。原本季白不想在意,可得不到回应的焦躁感愈演愈烈,他于是挑了个周五下课的时间去凌远学校,免得他以第二天有课作业还没写完这种理由推诿。

两个月没来,凌远宿舍楼下的树枯得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季白没有给他打电话,这个点凌远会去食堂,总能碰见。

同舍有人认识季白,看见他和他热情地打招呼:“找凌远?他还在教室呢。”

季白闻言皱起眉:“还在教室?怎么不去吃饭?”

“这我就不知道了,他最近都会在教室呆到很晚,复习吧。”舍友无奈地摇头,“本来就会读书,还这么用功,不让其他人活啊。”

季白道过谢,朝教学楼地方向走去,路上买了瓶热牛奶。教室不止凌远一个人,零散分布了几个埋头复习的学生,季白从窗边看到凌远身边坐着一个女生,两人头挨得很近,似乎在交流一道难解的题目。

季白从后门悄声走进去,还差着两排的时候,凌远像有感应一般,一回头对上他的眼睛。

女生跟着他的动作回头,季白看清楚她的脸,很清秀,让人看着舒服的长相。

两人一同下了楼,季白把放在外套里侧口袋的牛奶递给他,还热着,凌远却没接。

“你喝吧,我不渴。”

季白手僵在半空,一阵无名火往上窜,他笑了一声,问:“只有渴了才能喝水?”

凌远没接话。

“是不是只有你想见我了,我才能来找你啊?”

凌远沉默地看了他几秒,认输般地伸手想接,季白却把手抽了回来。

“吃饭去吧。”季白背过身。

食堂很嘈杂,这顿饭却吃得安静无比。出了食堂门后季白一言不发地往凌远的宿舍走,凌远跟着他的背影脚步交错着,大半路程后季白停了下来,转过身看着他。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无论吃饭、走路,还是现在这个转身的举动,凌远都能看出他带着隐隐的火气。

“明后天有事吗?”季白开口问。

“有,我得回家。”

“回家算什么有事?你要在家关禁闭?不能出门了?”

凌远轻声呼吸了一下,朝他微笑:“你今天情绪不好,早点回去吧,有什么事我们下次说。”

“我情绪不好是因为谁啊?”季白气极反笑,“下次?我见你一面这么难还哪来的下次?”

凌远点点头,"你说没有就没有吧。"

季白捏紧了拳头,在那人越过自己身侧时一把拽住他的手腕往回带,可惜对方也是个男人,就算论力气他要大一些,现在也占不了明显的上风。

“闹够没有!”凌远甩开他的手吼。

季白死死盯着他上前两步,不顾凌远往后退的动作用力把人搂进怀里。

谁也没动,凉风吹得人一阵寒噤。大概都在等对方开口,或者有人不忍心挣开这个怀抱,久到两人都平复了呼吸,凌远才出声唤他的名字。

“季白。”凌远的声音冷静下来,“让你心情不好,我很抱歉。但是我希望你不要误会我们两之间的关系。”

季白胳膊绷得很紧,随后他听到凌远在他耳边说:“我有女朋友了,刚才你看到的那个。”

季白缓缓松开手看着他。他原本想说他不信,如果凌远没有和他一样的意思,又怎么会这么快察觉到自己的感情。可是此时望着凌远的眼睛他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季白才发觉自己有这么不自信的时候。现在想来,这份友情里的确是他主动得多,甚至凌远发现不对劲时第一时间对他刻意地冷淡,他到底哪来的信心觉得凌远对他也有超乎友谊的感情?

“到此为止吧。”凌远很平静,在得到回应之前毫不迟疑地回头走向了宿舍。

夜里的背影消失得很快,季白摸出口袋里晾着的那盒牛奶,转身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


评论(27)
热度(6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