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在我胸口刻上斑鸠,铭记我为爱而亡。”

【季凌季】到此为止 03


初中毕业以后,两人去了不同的高中。凌远上的是寄宿制的学校,距离季白的高中比较远。一般即使关系好的朋友之间,一旦毕业也会自然渐行渐远,但季白不知怎的,心里总挂念着凌远,担心他到了新的环境会不会适应,又琢磨他那麻烦的肠胃病犯了有没有人照顾。

他当凌远是他朋友中比较特别,也比较让他在意的一个,除此以外没想太多。

季白于是隔几个礼拜会去凌远的学校找他,周末拉他出来玩儿。凌远不住家里以后性格倒是开朗了不少,朋友也多了起来,他各方面优秀,老师同学都喜欢。

季白为他的改变感到高兴,又发觉自己心里隐隐冒出了些许失落感,已经到了无法忽略的程度。这种对朋友奇特的占有欲让他觉得自己太过幼稚和自私,反倒对着凌远有了点负罪感,自己强行压下了负面情绪。

这个年纪的男生聚在一起要么打球要么泡网吧打游戏,原本季白不想带他受网游荼毒,可没想到凌远这方面学得也快,几回下来他都玩不过凌远。

季白不服气,约了几个朋友和他一起打篮球,这确实是他的强项,凌远自认打不过,很实在地认了输坐在一旁休息起来。

季白长得高,四肢又匀称,年轻的躯体在场上挥洒汗水的样子自然足够吸引人。他在自己学校的篮球馆玩,凌远注意到一旁有个女生全程盯着季白看,凌远看她面熟,一时又想不起来,果然季白休息的时候接了她递过来的水,两人很熟稔地聊天,凌远这才想起来她是季白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

季白打尽了兴,回去的路上心情很好,勾着凌远的脖子聊天。他俩差不多高,走路总撞到一起,凌远莫名不自在起来,故意动作比较大地回了个头,溜出了季白的臂弯。

“你朋友呢?”凌远问,“刚才她不是还一起出来了。”

“她还有课呢,可忙了。”季白手里还拿着女生给他的水,只剩了小半瓶。

“你俩还挺配。”凌远没话找话,“发小嘛。”

季白抻懒腰的手停了停,挺夸张地笑了几声:“配什么配,我和你还发小呢。”

我们才认识几年啊就发小。凌远没把这话说出来,只抿嘴笑了笑。

季白觉得他这么笑起来可真好看,重新把人圈回来,还顺势捏了把脸。他手劲不大,凌远却觉得被他手指碰过的地方一阵阵发热。


评论(17)
热度(7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