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在我胸口刻上斑鸠,铭记我为爱而亡。”

【季凌季】到此为止 01


【注意看cp】
短 

本来想虐,不小心甜了起来。所以标题没有任何意义……

@群青与光影



*
季白觉得自己不是个好恋人。

比如凌远躺在病床上打点滴,他还得从别人嘴里听说。彼时他在邻市出差,一个通宵没睡,上午拨了个电话过去叮嘱他记得吃午饭,却是凌远同事接的。


工作缘由,算来分开的时间比在一起的还要多,整日不联系也是家常便饭。可前一天晚上通话时那人还好好的,只是声音略带疲倦,和季白讲话时温柔得过分,更显得低沉好听起来。

季白用肩膀夹着手机给杯子里倒热水,那头安静两秒后说:“你又大晚上喝咖啡,今晚又熬夜?”

季白赶紧扶住和杯子壁敲出声响的咖啡勺,一手接过手机,转过身靠着桌子。

“我刚才吃了夜宵,太咸,喝水呢。”季白说,“太晚了,快睡吧。”

凌远没再多说,道了声晚安便收了线。


季白沉着脸的时候很能吓住人,凌远坐在副驾上闭目养神,除了呼吸声一个声儿没蹦。他倒不是害怕季白,只是不愿意看他不高兴的样子,况且他原本就不舒服,强打精神给旁边的人看反倒会让季白更生气。
经验之谈。


进了家门季白的脸色已经好了不少,扶着他进了卧室,只是依然一言不发。

“你也累了吧,一起睡?”凌远拉住他说。

“不了,我得回局里一趟。”

握着他的那只手很凉,季白想自己到底是心软还是被他吃得太死,回来的路上还在想这次一定不给好脸色,要让他知道错才好,结果这人一个动作就让他破了功。

季白嘴角还绷着,开口的声音却又轻又柔:“你快睡吧,我早点回来。”

凌远回了他一个微笑,手刚想放开又被抓紧,季白往前一步吻了他泛白的唇,凌远嘴角拉得更开,得意得不加掩饰。

这个吻很短暂,多是安抚和久别后的温存。凌远凑近了更看清季白眼里的血丝,轻声叹了口气,说:“以后别疲劳驾驶了。”

凌远猜这么讲话题会被引到自己身上,但忍不住叮嘱。果然季白听后挺好笑地扬了扬眉,问他:“谁造成的?”

凌远苦笑一下,垂死挣扎:“我有好好吃饭,这回不是胃的毛病,就是普通的发烧。”

“那为什么发烧了不好好休息还要去上班?你劳模大家都知道,不用拿自己的身体来证明。”

凌远噤了声。

“昨晚就不舒服了,还不肯告诉我?”

也不指望他回答,不告诉才是他凌远的一贯作风。

“我突然想起小时候我吐你身上那回。”凌远突然笑起来。

“别转移话题。”


季白被他笑得没脾气,偏偏自己也回忆起了以前,趁着彻底绷不住之前把人赶上床出了门。


评论(40)
热度(12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