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换号了 不要关注

【谭赵】中年危机 17

菜单


17.

赵启平自认为他还算是个坦荡的人。以前有人说他靠着传闻中的女朋友当上了主任的位置,他是装无所谓也好,真不在乎也罢,反正从来没去向别人解释过什么。而现在他和谭宗明的关系,不说遮遮掩掩,至少肯定是不能光明正大了。并且对于某些特定的人,他还真得能瞒多久是多久。


身边人的知情来得比想象中快,朋友的话他倒不是不愿意告诉,只是一想到总要应付别人震惊的表情,试图从他人那里获得理解,赵启平打心里觉得累。

第一个知道的是安迪。

那是很平常的一个周末,赵启平兴致勃勃地跟谭宗明说他学了道新菜,从他妈那儿偷师来的凉拌茄子。

不理谭宗明笑他不会爬先跑,茄子还不知道怎么挑呢就拌上了,赵启平自个儿就杵厨房里研究去了。

学这道菜确实心血来潮,不过也不是全没缘由,一是凉拌菜简单些,二是他知道谭宗明喜欢吃茄子,赵启平妈妈做得又好吃,头一天回去正好碰见她在做,就抓紧机会赶忙学来了。

当然归根究底,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第一个。

谭宗明闲得,又被勒令不准踏进厨房,只好在客厅欣赏赵启平墙上挂的装饰品来。赵启平算是个热爱生活的人,家里的小摆件小挂饰许多是他自己精心挑选的,很有个人风格。谭宗明自认他比不上赵启平讲究,他宅子大,装修的时候有专人设计,一手包办,一些摆放的物件他瞧着顺眼也就买了,甚至都没仔细看过。

谭宗明沿着墙又走到厨房门口,赵启平背着身特别专注的样子,听到他的脚步声也懒得回头。

这时候安迪打电话过来,说是有公事商量,问他在哪儿,谭宗明一边往客厅走一边回答,那边似乎不是第一或第二回听到他说在赵启平家,略带困惑地问了一句“你怎么又在赵医生家?”

谭宗明笑了声,似乎很不经意:“我和赵医生在一起了。”

从厨房里探了个脑袋出来的人差点把手里的刀给扔了。

谭宗明转头看他一眼,冲他很轻地点点头,拿着手机走到窗户边。

一个通电话打完,赵启平也懒得管被他糟蹋的茄子,盘着腿窝在沙发上一脸严肃甚至带点儿紧张地等他的交待。谭宗明挂了电话一回头,看着觉得好笑,走过去摸摸他的脸。赵启平头一偏,抓住他的手把人拉进沙发里,认真问他:“安迪吗?” 

谭宗明乖巧坐直:“是的。” 

“她说什么了?” 

“明天早上她的会要我到场。” 

“谭宗明!”

“她没说什么,”趁有人炸毛前谭宗明赶紧安抚。见赵启平露出明显不信的表情,接着说:“真的。她那边没反应过来,我把话题往正事上引了,电话里也说不清楚,具体的等跟她见面再说吧。”

短短几句话的时间里赵启平的眉头紧了好几回,谭宗明摆出试探的微笑来:“生气啦?”

赵启平抬起下巴哼了一声,身子往后仰,“在你眼里我是不是特别容易生气啊?”

“不是那个意思。”谭宗明把人圈回来,眼角笑意更深,“怎么说都是我俩共同的朋友,告诉她前应该先问问你的意见的。” 

赵启平看了谭宗明一会儿,然后把脸凑近他,眯起眼睛说:“我发现你可真会马后炮,这么说了我也不好意思对你生气了是不是?啧啧,套路玩得很溜啊谭总。” 

“你看看你这就错怪好人了吧。” 

“哟嚯。”赵启平骑到他大腿上,刚洗过茄子的手还凉着,从他的衣领摸进去,笑得贼兮兮:“那让我深入了解一下谭总具体怎么个好法?” 

谭宗明忍着衣服里作乱的手,堵了他的嘴代替回答,对方立刻缠住他回吻,跨到他身上不安分地扭起来。


如果有人说谭宗明是什么情场老手,那他觉得自己真的有点冤。年轻的时候忙着奋斗,结婚又早,恋爱史还真不值一提,离婚后身边确实没缺过人,但不过各取所需,不用他费什么心思。

赵启平算是个意外,一见钟情不是,日久生情也不是,他甚至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谭宗明潜意识里给自己定的伴侣选择范围之内。不过话说回来,这种标准确实扯淡,不然他早该在这个范围内选择一个作为长期发展对象了。


赵启平的手很快被捂得和他的体温一样热乎,在他背上来回抚摸,两条腿坦荡地蹭在他腰间,舌尖柔软而灵巧地扫过他的唇齿。谭宗明真想夸赞他吻技了得,可惜他现在没空。

越处得久越能发现赵启平擅长用各种方法撩人,最初他只觉得赵启平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后来发现只要他有心,搂着自己动情时的呼吸声都格外好听。谭宗明能肯定,这个人很多时候都是故意的,他知道如何去发挥自己的魅力,并且懂得什么叫见好就收。从他们还没在一起……不对,从他还没意识到赵启平对自己的意思时,就是。


“哎呀我的茄子!” 

赵启平忽然叫道,利落地抽出手把人推开,踢踏着拖鞋头也不回地走进厨房,手还扒拉了几下被揉乱的头发。

谭宗明维持着被他推坐到沙发上的姿势,扭头目送着赵启平的背影,忽然笑了笑,站起来拉抻自己的衣服,也朝厨房走去。


最后谁也没能吃成茄子。



TBC

评论(41)
热度(35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