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在我胸口刻上斑鸠,铭记我为爱而亡。”

【许郝】念念不忘

莫名其妙的闹分手以及莫名其妙的和好。不要在意八哥和细节,都是爱情的错【不。


(1)

 “终于把自己折腾躺下了,你开心了?”

 “嗯。”

被问话的人专注欣赏着天花板,没什么情绪地回答,“开心。”

 “呵呵。”人伤着不能揍,经纪人小姐只能冷笑一声以表达自己万分之一的愤怒,顺手抄起一个苹果刷刷削起来。

 “我不吃。” 

“我削给自己吃的谢谢!” 

郝晨合上嘴不再说话。 


开演唱会从延展台上摔下来,不用看都知道网上乱成了什么样。好在这是巡回的最后一场,不用担心后面的场次该怎么处理。 

还是值得欣慰的吧。 

经纪人气生得无可厚非,这不能完全算意外事故,甚至可以说纯粹就是郝晨自己作的。谁还没失过恋怎么着?用得着饭不吃觉不睡还高强度工作吗? 

走到延展台一半的时候郝晨已经开始眼前发白,底下的尖叫声如助兴一般,半点没有让他停下来的意思。现在想来,往前迈步的时候并不是毫无知觉,怎么就那么痛快地摔下去了呢。 

要是什么事都能这么痛快就好了。 


伤不重,卧床养几天是肯定的。他正当红,这事儿一定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只不过,如果平时不关注娱乐圈的人,还是不一定会看到的吧。 


郝晨闭上眼。 

算了。 



(2) 

遇见许光明那会儿,他才刚出道不久。

染着一头放荡不羁的蓝毛,在不同风格中左右摇摆无法定型,用现在的话,管那叫黑历史。 

那时候许光明看他就跟看叛逆期小孩一般。他才结婚,孩子刚生出来,那时候他想的是,自己女儿要是将来把头发整成这个色儿,他就揪着她去染回来。 

后来他是怎么和叛逆期的小孩滚上床的,即使在确定自己爱这个人之后,这个问题也会被许光明时常拎出来思考。 


离婚,带孩子,日子还是得过。 

郝晨这么些年也渐渐红起来,唱歌上综艺客串个电影什么的,现在走哪儿都尖叫声一片。 

而这位大明星为什么一直和他关系不错,并且在他离婚后,与他联系得越来越频繁,许光明从未细想过。

他对走不走红没什么概念,郝晨在他印象里一直是个大男孩,即便容貌和气质日渐成熟,在许光明心里也没把他当过什么遥不可及的名人。 


总归是有什么在悄悄改变的吧,不然为什么挺久以后的某个晚上,他没有第一时间推开带着一身酒气,抱着他哭的郝晨呢。 



(3) 

醒过来时,郝晨有那么一瞬间以为他在几个月前。
难得的几天假期,和许光明抓紧时间朝夕相处的几个月前。 

意识恢复得飞快,多亏了没有哪处不在喊疼的身体。他艰难地抬腿翻身,尽可能少地牵动肌肉,尽管效果并不明显。 

医生的意思是起码休养两周,现在一周还没过,他已经恢复两天后的行程。 


挪出卧室他才看见厨房有亮光,冬天的傍晚来得很早,客厅似乎没来得及开灯。郝晨眼睛不适应,一时被不算强烈的灯光刺得酸软。

“我助理会给我送饭。” 

郝晨对笼着腾腾热气的背影开口。 

“我做给自己吃。” 

郝晨没绷住,噗嗤笑出了声。

怎么了这是,都一副口气,事先对过词儿了吗。 

许光明回过头,郝晨笑还没褪,抱着臂站在门口光暗的交界处,也不说话,好像以前那些隔了太久没见的日子里一般,先得好好看看自己再说。 

“好香。”郝晨走进去,越过他的肩膀张望,“炖骨头呢?” 

他咧嘴笑:“我没伤着骨头。” 

“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 

“你没伤着骨头。” 

“你看新闻了?” 

“嗯。” 

“在哪儿看到的呀?” 

“微博。” 

“你……还会看微博?你什么时候注册的啊?主动看的还是刷到的?你微博……” 

“小晨,”许光明打断他,“你饿不饿?” 


郝晨吃东西一向很快,艺人嘛,经常没那么多时间享受美食,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这种进食速度,这行也没几个胃好的。 

但今天他小口小口喝着不算烫的汤,特别回味似的吞咽,时不时还瞄一眼许光明。 

“不好喝?” 

“好喝。”郝晨看着他眨眼睛,“手疼。” 

许光明接过他变了个方向拿着的勺子,这角度细微得,换了别人也许根本无法察觉。 

“你这几天吃饭都助理喂?” 

郝晨就着递过来的手喝下一口汤,没回应对方这个不是为了答案的问题。 


裹着衣服不肯动,听到厨房里碗筷收进柜子里的声音后,郝晨又把脑袋往睡袍里缩了缩。

 “有没有开什么药?每天都吃了吗?”

许光明从厨房出来,边走边问他。 

“吃了。”郝晨缓慢地转过脖子看他,手指了指卧室。“那个,我想躺着。” 


郝晨靠在床头,敲着手机准备发一条微博安抚粉丝。

 “你手机响了。”

郝晨微博编辑得飞快,偷瞄一眼一旁帮他整理衣服的许光明,把自己手机塞到枕头底下说。 

许光明停下动作,不知道他又搞什么名堂。手机在他兜里,他当然知道没响。可对方很认真地看着他,非要他掏出来亲眼看看一般。 

许光明从外套口袋里拿出手机,刚准备抬手,就被床上的人身手敏捷地抢了过去,丝毫看不出这人哪里行动不便。

郝晨盯着屏幕,眼睛一红。 

微弱的亮光很快熄灭,郝晨抬起脸,嗓音压得极低:“不要脸。” 

许光明没听到一般,平静地从他手里抽出自己的手机,按亮屏幕。 

【特别关注:郝晨:让大家担心了,已经恢复得差不多,后天就能出现在你们面前啦!喝了很好喝的汤,你们有好好吃饭吗?[太阳][可爱]】 

许光明揣回兜里,把手上最后一件衣服挂好,一声不响地朝外面走,被身后撞上来的人圈住了腰。 

“我不走。”许光明拍了拍他的手背,“不舒服就别乱动了,回去躺着去。” 

“有一件事我一直没跟你说。”抱着不肯撒手,郝晨闷了一会儿,才把脸转了个方向,好让声音更清晰般开口说道。

“你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吗?

“——比你能想到的,任何时候都要早。 

“只是,那时候你连孩子都有了,我怎么敢让你知道……我曾经以为这个秘密会被我藏一辈子,可我还是太高估自己了。 

“你离婚以后,我也不敢抱什么希望,我一直很怕,怕你觉得我恶心……可是,你从来不排斥我对你亲近,你…… 

“我有一次开玩笑地问你,要不然你照顾我一辈子吧?你还记不记得,你说好……” 

“别哭。” 

吵架或闹脾气怎么都好,许光明最受不了他哭。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就吃死了自己这点。 

许光明想转过身,奈何身后的人箍得死紧,几乎没法喘气儿。 

“你怎么总跟个小孩儿一样。”他叹气。 

“你怎么总把我当小孩儿!” 

郝晨嗓子都哑了,随手抹了把脸,把人翻过来闭着眼咬上他的唇。

许光明也没躲,被他撞得连退两步才站稳,搂着郝晨的腰把人固定住。 

“别闹。”许光明抓住他趁势溜进自己衣服下摆里的手,语气严肃道,“你还想不想好了?” 

郝晨才哭过,睫毛都是湿的,这时候却是嘴角一勾,笑得挺挑衅:“这么点伤,你还搞不死我。” 



(4) 

晚八点半,瘦弱的助理小哥凄惨惨站在寒风中,握着手机差点没哭出来。 

“姐,我今天晚了点儿送饭,晨哥怎么门也不给我开啊?他是不是生气了呜……” 

“你放心吧,”经纪人啪一声合上停在微博界面的平板,用比气温还凉的声音笑着说:“他现在啊,各个方面都好得很。”


评论(19)
热度(118)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