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换号了 不要关注

【谭赵】中年危机 15

菜单 


15.

那天吃过饭以后,连着两天赵启平下班都没法准点,他干脆推了谭宗明一周的邀约。谭宗明想做贴心好男友给他送饭,被赵启平严肃回绝。于是再见上面拖到了周五晚上。

顾及到这是开到赵启平医院门口,谭宗明这回显得很低调。走出门看到那辆不知道他从哪儿弄来的黑色四个圈后,赵启平笑得十分满意。

赵启平一身轻快地坐了进去,不过一周没见着,谭宗明总觉得他好像又瘦了,整个人裹在黑色外套里走过来的时候细瘦一条,两根腿从车窗外一路晃过来,坐下后更是小脸一缩都快埋外套里了。 

“最近很累?”谭宗明问。 

“还行。”赵启平侧过身拉安全带,“咔嗒”一声后转过头看他,“怎么,一周冷落你想我啦?”

谭宗明很配合地点头称是,意料之中地收获了对方得意的小表情。谭宗明很想伸手揉他脑袋,却想起上回他问自己“我发型怎么样?没乱吧?”时的认真小表情,把手重新搭上了方向盘。

这几天在公司,连对这方面并不敏感的安迪都查觉出她上司的不对劲来,比如惯爱用短信的谭宗明也会对着微信页面露出不明所以的笑容。她随意问了一嘴,谭宗明也只笑笑带过去,但没有刻意掩饰的意思。

以前谭宗明也不是没有过女伴,大多是称不上恋爱的约会,安迪从不过问,而这回看起来和前几次明显不同,她便多问了句自己是否见过,谭宗明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答案却没有再说下去。安迪不是爱纠缠的人,明白等到一定时候谭宗明自然会告诉她。

她跟魏渭彻底玩完,又恢复了从前工作狂的状态,甚至更甚。谭宗明从朋友的角度劝她不要逼自己,从上司的权利强制给她放假,另一方面包奕凡追她追得不留余力,除了工作上的来往,她都选择直接拒绝。在谭宗明看来,包奕凡是比魏渭更适合安迪的人选,明面上他不会对安迪多说什么,但于私心讲,他希望包奕凡能带安迪走出这片阴影。


车停在了谭宗明时常光顾的一家餐厅楼下。赵启平中午误了饭点,只吃了些同事剩的周黑鸭对付了几口,到下午早饿了,菜一上顾不得太多先塞了几口肉。刚才点菜时谭宗明才发现他其实挺多菜不爱吃,不像以前他俩一起吃饭,赵启平每次都会说自己没有忌口,随意点。

“你怎么饿成这样?”

赵启平以为是自己吃相欠佳,坐直了身体擦擦嘴,调笑着说:“看到你有食欲呗。”

谭宗明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尾音带了点询问,赵启平笑了笑没说话,开始慢条斯理地吃起菜来。

“我明天出差。”饭吃得差不多时谭宗明说。

“昂。”赵启平腮帮子还鼓着,“跟安迪一起去?”

“不是,安迪准备休假。”谭宗明本以为他会问去哪里或去多久,地名和时间都在嘴边了,没想到第一个蹦出来的是这么个问题。“怎么问到她?”

“你出个差把安迪顺走了我找谁打牌去。”

“你跟她不就打过一次牌么,怎么说得好像每周都得约一样。”谭宗明看出来他这是随口编的理由,更加没明白他找安迪有什么事,往前欠了欠身胳膊撑着桌面问。

“唉。还不是那谁呗。”赵启平举起杯子叹口气,“这个周末想通过我约安迪。”

“我以为他死心了?”

“我也这么以为。”赵启平装模作样地干了杯果汁感慨,“弱水三千呐。”

谭宗明手指轻敲着桌面没说话。


吃过饭两人颇有兴致地散了会儿步,周五的晚上人还真不少,尤其他们在市中心,走到哪儿都热热闹闹地。

“你明天几点走?早些回去休息吧。”赵启平提议道。

“半个月见不着,你就没什么话要跟我说?”

“啊……有。”赵启平抱着臂偏头一笑,“回来就不用给我带礼物啦。捎点儿特产就行。”

他走在街道的里侧,玻璃窗里的暖黄色灯光映着他一边的眼睛显出琥珀色来,还没来得及由谭宗明仔细分辨,下一步两人一同跨进一个路口,赵启平轻轻笑着的声音从瞬间暗下来的阴影中传来,被忽然生出些迫切的谭宗明伸手揽了过来。

“小心车。”

“我会想你的。”赵启平看了眼离得很远的车,在他臂腕里转过头说,“好好工作。”

“我也是。”谭宗明终于顺了一把被他惦记了一天的头毛,心满意足地说,“你也是。”



TBC

想要更多三哥的粮。哭泣。

评论(39)
热度(31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