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在我胸口刻上斑鸠,铭记我为爱而亡。”

【凌李】原生动物 15 (END)

菜单


15.

入冬之前,两个人回了趟李熏然家。

凌远很焦虑,实实在在的焦虑。上次见面他没给岳父大人留下什么好印象,这回他也不知该怎样才能勉强挽回一次性丢完了的分数。

李熏然啃着苹果看着凌远坐立难安的样子,觉得特别有趣,凑上去把没咬的那边递到他嘴旁,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哄道:“好啦,吃口苹果压压惊。”

凌远毫不客气咬了一大口,嚼吧嚼吧吞下去后反应过来,“不是跟你说了吃苹果要削皮。”

“不削皮怎么啦,”李熏然不以为意,“我以前在树上摘的枣子不洗也直接吃啊。”

凌远瞥他一眼,暂时没心情跟他争论这个问题。叉着手站了一会儿后又坐回沙发,环住架着腿毫无坐相可言的李熏然问:“你爸妈都跟你说过什么没?”

“那说的可多啦。”李熏然把一条腿塞进凌院长怀里舒舒服服地说。

“比如呢?”拿过他嘴边啃秃了的苹果核扔进垃圾桶,凌远抽了张纸递到李熏然嘴边。

李熏然把纸揉进手心,抿着唇严肃地看着凌远,对方也回以同样严肃的表情。李熏然撑了一会儿,实在绷不住笑倒进他怀里,本来还想逗逗他,看凌远这副紧张样到底没忍心。

“好啦。”李熏然笑够后搂着他家院长的脖子亲了一大口,轻松地说:“我妈还特地打电话过来问你爱吃什么不吃什么呢。她还记得你胃不好,问你有没有好一些,叫我照顾你点儿,少拉着你吃辣椒。”

凌远的表情终于放松了些,而后又咽了咽喉咙,问:“那你爸呢?”

“我妈的意见就是他的意见!”李熏然说,“哎不是……你当年跟我爸当面对峙的勇气哪儿去了?”

“我吧……哎。”凌远装模作样地摇摇头,叹了口气说,“遇强则强。”

“……我呸。”


隔天两人一大早便去了李熏然家。虽然李熏然一再抗议,表示那么早去没意义啊,提议到了中午再过去。但凌远发话了,赶着饭点去像什么样子!把人从被窝里薅出来就往车里塞。

而事实证明李熏然是对的,凌远十分诚挚地想帮忙,被李妈妈更加诚挚地赶出了厨房。

李局长有事不在家,起码得晚饭时间才能回来。李妈妈见两个人一个窝在沙发上呵呵呵看电视,一个腰板笔直地对同一台电视机却没什么表情,于是把他俩打发去超市帮她买东西,好过凌远在那儿越琢磨越不自在。

外边天特别好,适合慢慢散步着去超市。

这附近的路李熏然熟,不远处就有个超市。两人经过一个小公园,李熏然偏头看了看忽然开口道:“我有段时间总来这个公园。”

凌远也往同个方向看。从外面看已经年代久远,绿化倒是做的很好。门口有卖气球和棉花糖的小贩,似乎许多年没变过。而现在还会去公园的,大多是老人和小孩,鲜少有年轻人。

李熏然笑笑,“走吧。”


下午李局长回来得还算早,好歹没有踩着饭点,手里还提了瓶白酒。

李熏然毫不掩饰地护短,一看见就跟自己爹说:“爸,凌远他胃不好……”

“没有没有,”凌远赶紧打断他,“我能喝的。”

李局长不笑的时候看着还是很威严的,李熏然从小怕到大。只要他爹脸一冷,李熏然立马立正站好老实等训。这会儿李局长抬头扫了两个兔崽子一眼,凉凉说了句:“谁说给他喝了?我拿回来自己喝的。”

饭还没好,三个男人坐在客厅各怀心事,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

李局长递了根烟给凌远,凌远摆了摆手说:“叔叔,我不抽烟的。”

“在我面前就没必要装了。”

“爸,他真不抽……”

李局长抬起眼皮看自己儿子,李熏然迅速把嘴闭上。

好在饭开得及时,李妈妈一声“吃饭了”出口,李熏然赶紧拉着凌远往厨房跑,盛饭端菜的忙活。

饭桌上话最多的是李妈,凌远负责应话,李熏然负责插嘴,李爸倒是真的一个人默默喝酒。

李妈忙着给凌远和李熏然夹菜,期间抽空斜了李爸一眼,不满地说:“你少喝点酒好吧?你看看小凌,烟也不抽酒也不喝的。”

凌远咳了一声,“酒还是喝的,喝得少……”心里捏把汗,阿姨诶您别说了。

一顿饭吃完凌远坚持要帮忙收拾,李妈拗不过他,由着他收桌子洗碗清理厨房倒垃圾一条龙到位,一边看了眼在一旁心安理得当大爷的李局长,感叹自己儿子挑男人的眼光怎么比自己还好呢?当然了也只能暗自想想。

全收拾完时间也不早,李熏然朝刚忙完的凌远使了个眼色,朝爸妈说“那我们回去啦。”

喝了点酒的李局长闻言眉毛一竖:“回哪儿呢?这不是你家?”

李熏然拽住准备开口说话的凌远,喊了句“拜拜”就想跑。

李爸差点一巴掌呼过去,揪住李熏然的衣领说:“去你房间多拿点衣服带走!都快立冬了你得瑟个什么劲!”



END

评论(65)
热度(33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