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在我胸口刻上斑鸠,铭记我为爱而亡。”

【凌李】原生动物 14

菜单


14. 

李熏然慢悠悠晃到医院正门口,卖玩具的小贩推着车从眼前叮叮当当走过,他忽然思绪一转,回过头看向身后门诊部和住院部两个大楼的方向。

啊……

李熏然懊恼地低下头踢了一脚并不存在的石子,掏出手机解了锁又按灭,在原地转了一圈,还是把手机放回了口袋朝外面走去。

晚间飘起了小雨,不大但细密,淋到身上晚风一吹很凉。李熏然收到凌远“马上结束”的微信后,打了个车到饭店,发了消息过去在大厅坐着等。屁股还没坐热,他等着的人就出来了,不知道是因为恰好还是看到了李熏然的微信。

大厅闹哄哄的,凌远在来往的人群中给了李熏然一个微笑,回过头和同行的几个人告别。

还好,看样子并没有喝多。虽然和他说着话的人光是远远看着就感觉浑身冒着酒气,但凌远站在他们面前不过一米的距离,看起来就像两个世界的人。

出去的时候雨已经停了。李熏然叫了辆车,两人坐在后排都没有说话,凌远闭了眼靠在李熏然肩膀上,牵起对方的手贴在自己喝过酒微微发烫的脸颊上,凉意和熟悉的触感让他舒服地呼了口气。

“你要吃点什么吗?”李熏然低头轻声问。

“我就想睡觉。”凌远模糊地答到。刚才在饭店应付别人的时候他还算精神,现在用不着了,只觉得又困又乏。如果不是李熏然瘦,肩膀的骨头铬得他并不那么舒服,此刻凌远已经睡着了。

李熏然脸贴着凌远的额头,也懒得管司机会不会从后视镜里看到什么,侧头吻在他皱出一道痕的眉心上。凌远动了动睫毛,眉头舒缓了些。

路程不算长,在凌远险些睡着前到了目的地。李熏然拉开车门,手掌挡着车门顶部把人扶了出来。

凌远看着他一系列动作笑了,“我没那么醉。”

“我知道,”李熏然比他笑得还开,“我是在尽男友本分。”

说着帮他把西装外套扣好。

几分钟后又亲手脱了下来,把想直接躺下的人推进浴室剥了个干净,挽起袖子坐在浴缸旁边给他洗澡。

这回的环境是真的适合睡过去了,可凌远脑子里惦记着事,思绪安静不下来。刚要开口,脑袋顶传来李熏然一声“对不起呀。”

凌远仰头看他,俯视他的人眼睛一如既往地圆,此时带着歉意表情更显得无辜,他自己当然是不知道了。凌远忍住笑意,故意沉着声音问他:“干嘛道歉?”

李熏然嘴角往两边塌了塌,垂下眼说:“我当时听别人说你在儿科,也没想那么多嘛,后来出来才发现你要是去门诊部不应该从走廊的那头过来。是我不对,没有问清楚……可你也不好好跟我解释啊,是不是。”说到这里李熏然仿佛有了点底气,扬起下巴,“总之你也有错。”

听到最后一句凌远低下头,他快憋不住笑出声了。李熏然太久没跟他闹小别扭,他差点忘了这种情况下李熏然可以有多可爱。

凌远继续压着声音:“所以你是后来自己发现了不对劲,才终于肯相信我了?”

“不是!”李熏然急了,“当时你要打电话的时候我就信了……不对,只要你解释一句我就会信!我是气你不肯好好和我说!”

“而且,而且这事换了其他人也一样吧?毕竟前任嘛……”李熏然声音越来越低,凌远很快握住他的手,两人重新对上视线,手心都湿乎乎地。

凌远叹口气,“对不起,熏然,是我不好。”

“我老毛病又犯了,总觉得很多事没必要说。其实我早该告诉你,念初是知道我们俩关系的,很早就知道。”

“那是你走前不久吧……我和她除了工作上私下确实没什么来往,她大概是从别人嘴里听说了我有新恋情,来问我的目的也很单纯,我和她分开是她提的,我试图挽回过,没有成功。所以她多少觉得有点对不起我,希望我能找到更合适的人,所以……”凌远笑了笑,“我就跟她直说了。她之前见过你,也记得你。”

李熏然呆了,“……她被吓得不轻吧。”

“咳,知道这事的人都吓得不轻。”

也是。李熏然点点头。

当时他下定决心跟简瑶说这件事时,简瑶还以为他是跟别人打赌输了,被逼无奈在“脱光衣服到街上唱歌、抱着路灯说我爱你”之类的选项中,选了“跟发小说自己是同性恋”。

直到她看见李熏然接了个电话,没过多久便被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接走,而李熏然冲她不好意思地笑,男人却投向自己一个看似友善实际冷淡的眼神后,简瑶才目瞪口呆接受了这个事实。

并且自己发小看上去好像是被压的那一个……后来她还向李熏然求证过,有幸目睹了发小这辈子最窘迫的时刻。

“念初是祝福我俩的,一直都是,所以你完全可以放心。况且她也有男朋友了。……呃,”凌远补充道:“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李熏然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不该解释的时候瞎解释,我有那么小气吗?

凌远低声笑起来,把人抓过来交换了一个十分认真的吻,导致分开时两个人都气息不稳。李熏然轻轻推开他,抹了把唇小声说:“出来吧,水都快凉了。今晚早点睡,看你累的。”

“不是吧?”凌远故作惊讶地问,朝浴缸里努努嘴,示意对方看一眼水里已经起了反应的身体。

“刚才我好像听到,有人说要尽男友的本分?”



最后一个TBC啦!

评论(17)
热度(2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