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换号了 不要关注

【谭赵】中年危机 12

菜单

12.

赵启平一个人住,半夜被吵醒不用有所顾虑。

以前有人同居的时候,被电话火急火燎喊起来还得轻着手脚以免惊动身边的人。现在即使他把所有灯都按开,卧室卫生间来回转也没人过问一句。

独居的确自由,赵启平向往自由。而让他放弃这份向往,代价必须值得。

赵医生接了医院的电话,从被窝里迅速爬起来,简单地穿衣洗漱,钥匙钱包手机一揣出了门。

连环车祸。赵启平在手术室站到天明,终于坐下时无不遗憾地想到今天这约是没法赴了,亏他还拍着胸脯向谭宗明保证自己一定给他把人带到,只好下回再议。

他摸出手机,时间还早,谭昕恺估摸着这个点还在做梦。赵启平先给她发了个微信,告诉她昨晚忙,今天要补眠,计划取消,白天别联系他。谭宗明他就拿不准这时候醒没醒了,怕吵着他,赵启平把发给谭昕恺的微信复制过来,改了个称呼,把“白天别吵我”这句话删掉,给他发了过去。

没想他刚把手机锁上,屏幕重新亮起来,“谭宗明”三个大字配合着手机在他手里震动着。赵启平清了清嗓子,手指一划拉接了起来。

他原本感冒就没好全乎,忙了一宿眼见着嘴唇都白了,声音听上去自然透出疲惫来。谭宗明那边也没多说,让他回去好好休息,但要记得吃饭,便不再耽误他时间收了线,好让他能早点回家。

赵启平洗了个澡拉好窗帘窝上床。谭宗明让他早上买点东西吃,免得一觉醒来太饿。但熬过通宵的都知道这时候是没什么胃口的,先睡了再说。赵启平睡前还不忘看会儿手机,果然离自己发微信已经过去一个钟头,谭昕恺这小丫头还没醒,也不知道她被自己放了鸽子心里不爽和庆幸哪个更多一些。


赵启平在乱七八糟的思绪中睡过去,再醒来时不出意外已经下午两点多。眼睛酸涩得要命,脑袋昏昏沉沉,等他缓过劲来必然会感觉胃里也空空如也。赵启平坐起身伸展了会儿睡僵了的四肢,拿起手机查看微信。

小姑娘这会儿很贴心,说让他好生歇着,睡醒可以找她,陪吃陪喝陪聊天。赵启平笑笑,刚想回复,一条新微信跳进来,谭宗明的。

“醒了吗?我现在正好在嘉林花园附近。”

赵启平一愣,手指按好几个字又给删了,正措着辞,谭宗明估计看到他的“对方正在输入……”,直截了当问他的门牌号。

赵启平嘴角一抽,正好也不用纠结,把自己几栋几单元几楼几号详尽发了过去。然后果断点进微信的设置,研究怎么取消这该死的输入状态去了。

谭宗明到的点挺合适,在赵启平换好衣服洗漱完毕还对着镜子端详大约六分钟后,带着海鲜和慰问亲切地上了门。好在赵启平虽然一个大男人住,屋子收拾得还算干净整齐,不用他临时把垃圾酒瓶什么的匆忙往沙发底下塞。

赵启平看着和谭宗明一同如约而至的海鲜,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他不会做。

“什么都没吃吧?”谭宗明提问的语气很肯定,一边从袋子里掏出他在楼下买的面包,“先垫垫。”

赵启平接过来,也不客气地撕开包装啃了起来,含糊说了声“谢谢”。谭宗明到桌上倒了杯水放到他面前,赵启平眼睛圆溜溜地在自己嘴里的面包、眼前的马克杯,和正拎起海鲜往厨房走去的人之间转了一圈,嘴里的东西差点儿没咽下去。

赵启平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在自己家走路还小心翼翼地,轻着步子挪到厨房,接着站在门口,问了句废话。

“你在……干嘛?”

谭宗明回头看了他一眼,“你家冰箱比我想象中还空。”

赵启平深吸一口气,“你……不会要做饭给我吃吧?”

谭宗明好笑地看着他,“不然呢?”

“别别别……”赵启平上前关了自家冰箱门,转过头认真地说:“我怕折寿。”

“那你会做这个?”

“不会。”赵启平理直气壮。

“去客厅坐着。”谭宗明比他理所当然。

“……”赵启平败下阵来,淡定地转身到冰箱拿了罐可乐,慢慢踱回客厅,坐着。

客人在忙碌,主人于情于理不该显得太悠哉。赵启平在沙发上竖起耳朵听厨房里的动静,幸好单人公寓不大,锅碗瓢盆有条不紊的碰撞声清晰地传入赵启平耳朵里。他勉强坐了一会儿,到底没能闲住,等到可乐见了底,又重新溜回厨房。

“其实我挺爱做菜。”也许是怕赵启平心里过意不去,谭宗明相当贴心地解释。“只要别让我洗碗。”他补充。

赵启平深以为然地点头,“我也讨厌洗碗。”

“又不会做饭,又讨厌洗碗,你喜欢什么?”谭宗明笑着关火,“就喜欢吃?”

赵启平哼哼一声。

“平时少吃点垃圾食品,”谭宗明接着说,“我听安迪也就讲过两回你们出去吃夜宵,不是路边的烧烤就是麻辣烫。”

“夜宵还能吃什么啊?”赵启平笑,“是不是怕我天天带昕恺去吃那些玩意儿?好啦这次放你俩鸽子纯属意外,下回我一定带她去吃你亲手做的菜。”

“你可真会抓重点。”谭宗明沉默几秒后,说,“我关心的是你。”

赵启平耸耸肩。


除了谭宗明带的东西以外,端上桌的也只有一个番茄炒蛋,毕竟这是赵启平冰箱里仅有能拿出来做成一道菜的原料,番茄还并不那么新鲜。谭宗明吃不了海鲜,赵启平今天反正也是不要脸了,在谭宗明几次强调他中午吃的晚并不饿的情况下,很坦率地在他面前啃起螃蟹来。

赵启平吃得津津有味,谭宗明几口番茄便放了筷子。

“有学做菜的打算吗?”谭宗明胳膊交叉叠在餐桌上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暂时没,”赵启平吐着壳回答,“怎么,你教我呀?”

“你愿意的话。”谭宗明笑着说,“不然如果以后你结婚,另一半也不会做菜,你俩打算每天叫外卖吗?”

赵启平没说话,手上掰得嘎嘣响。

他抬起头,谭宗明着看他,依旧叠着一双手,一如平常那副从容自如,同时势在必得的笑容。

赵启平也笑,缓慢吞下嘴里的蟹肉,放下手上的东西抽了张纸巾,一根根擦过手指后,揉成一团放到一边。

“谭宗明。”他喊他的名字,脸上和语气中都带着对方并不熟悉的笑。

“你试探够了吗?”



TBC

评论(66)
热度(37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