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在我胸口刻上斑鸠,铭记我为爱而亡。”

【凌李】高温粉红色预警

(一发完)

 

夏季到了中旬,南方城市的温度意料当中持续攀升。高温橙色预警在手机里哔哔响了两天,李熏然向来不留意天气预报,也不爱在没下雨的情况下提前预备好伞,于是隔天被一场暴雨浇了个透。

仗着自己年轻力壮,李警官回到办公室后还嘚嘚瑟瑟吹了会儿空调。衣服就是这么被风干的,烧也是这么发起来的,第二天还硬挺着去了警局,于是不负众望地被扛进了医院吊水。

同他一起去的是个新来的小年轻,也姓李,李熏然架着他的脖子病怏怏地喊他“小李呀。”还特有种长辈叫后辈的莫名满足感。

李熏然恹恹地蜷在输液室里神志不清,小李坐着一旁打游戏。一盘结束李熏然依然睡着,小李看了眼挂钟,将近中午,他揉揉肚子还是小声喊了句副队,问他要不要吃饭。李熏然迷迷瞪瞪,赶苍蝇般挥了挥爪子。小李撇撇嘴,埋下头又开了盘游戏。

凌远路过一楼输液室时侧了个头,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正中间挂着长管子的李警官。他刹住脚步拐弯走了进去,小李还在游戏里无声厮杀,余光瞄见一个白大褂站在面前看李熏然的输液单也没太在意,终于这一把又输了,才哀嚎一声抬起了头。

“……凌院长。”

李熏然撑开眼,花了几秒辨认出顶着光俯视他的人,虚弱地冲他摇了摇没埋针的那只手。

两人是之前李熏然的同事受伤动手术时认识的,几面之缘,都是认真负责爱岗敬业的有为青年,还长得好看,彼此留下了不错的印象。但后来并没有交集,留了个联系方式也只被遗忘在对方翻不到头的手机通讯录里。

小李搁了手机站起身,很热情地和他打招呼。凌远微笑着回应,问他俩:“吃饭了吗?”

两个李警官很同步地摇摇头。

“想吃什么?你现在估计也没什么胃口,清淡点的,旁边有家馄饨很不错,怎么样?”

李熏然看这架势凌远是要给他去买午饭,赶紧摆手:“你忙你的,我待会儿吊完水自己去吃就好,千万别麻烦。”

“不麻烦,我正好要出去买东西。”凌远说,“而且你这袋吊完了还有一袋,没这么快的。”

小李也特不好意思,“我跟您一块去吧。”

“不用,你留下来陪他吧,两份馄饨而已我一个人够。”凌远说着已经开始不顾两人婉言拒绝的声音,径自往外走去。衣摆消失在拐角后,李熏然夸张地叹了口气,揶揄道:“同僚都不知道给病号买口饭吃,还要别人来问。哼哼。”

……小李心里苦。


韦天舒这边哼着小调往外走着,迎面碰上了他凌院长。

“咦?”韦主任盯着他手里的几个打包盒,八卦心燃起,以他的了解凌远不会一个人好端端去买外卖吃。“跟谁开小灶呐?”

“给病人买的。”凌远没停下脚,韦天舒闲得慌,乐颠颠地跟在后面,“病人?谁啊?”

离输液室正好没几步,凌远懒得搭理他,加快速度走了进去。他不止买了两碗馄饨,还有几份开胃但不刺激的小菜。

韦天舒鬼头鬼脑地在外面候着,等凌远出来后对他笑得一脸了然。

“不错嘛你,看上他俩哪个了?”

韦天舒是为数不多知道凌远性取向的人,最开始他简直以为凌远某方面有问题,扑上来的小姑娘前赴后继他都不为所动。知道原因后竟然松了口气,可没多久又杞人忧天起来:那为什么汉子也没见撩到?说到底难道还是……那方面有问题?我们医院的生殖科还是不错的啊院长!早治早好!

对此凌远除了个白眼以外,并没有兴趣发表任何意见。韦天舒于是更加痛心疾首……不过还好还好,韦主任在心里默默想,至少还能当下面那个嘛。


凌院长坐在办公室里闭目养神,手机亮起一条短信,署名是“刑警大队李熏然”:“凌院长~怕您在忙就不过去打扰了,我要回去啦,一饭之恩没齿难忘!下回再见请你吃饭~~~”

凌远盯着屏幕上三条波浪线笑了笑,当初留了联系方式还是很明智的。

“好,回去注意休息,多保重身体,下回可不希望在医院见到你了。”

“不会了!我身体很好的,这次纯属意外!诶凌院长你有微信没啊?”

凌远愣了愣,他还真没有。手机对他而言最大的作用就是打电话和发短信,其他功能都意义不大,所以至今他还在用几年前的iphone4,坏了再换嘛。其他人开玩笑地说他老干部他也不在意,不装微信什么的其实省了挺多麻烦事。

但现在他想装一个。

“我只有QQ,要不下次你帮下载个微信吧。”

“好的~”李熏然回复得很快,两人还交换了一下QQ。李熏然只偶尔用手机登录一下,而凌院长还在用电脑上Q,用着原始的头像,发着古老的QQ表情。

李熏然捧着手机傻乐,也学他一本正经地用表情,感觉一下回到了十几年前。


高温红色预警发布时已经过了小半个月,李警官收到了来自凌院长的关怀:“天气热也不要对着空调吹。”

李熏然心虚地把身后空调柜机的风向往上掰了掰,坐回椅子后又想自己怎么这么听话,端起手机敲起字来:“晚上有没有空赴我一饭之约?[呲牙]”

两人挑了一家湘菜馆,李熏然问他意见的时候凌远只说他都行,不挑食,李熏然于是订了常去的地方。可他吃得正起劲时,发现凌远吃得相当斯文,也没有每样菜都夹。

李熏然放了筷子问他:“你是不是不爱吃湘菜呀?”

“没有,”凌远温着嗓音解释,“我是胃不太好,有些菜吃得少。”

“唉你怎么不早说。”李熏然看着一桌子大多是辣菜,懊恼得不行,想叫服务员来再点些清爽的。

凌远急忙阻止他:“我晚饭本来就不能吃太多,别点了,待会儿吃不完。”

李警官还是皱着脸,闷闷地说:“那下次再吃饭的话你定地方。”

“今天的菜就很好吃啊。”凌远见对方瞪他,笑了起来,“好好好,下回我定。不过其实,吃什么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和谁吃。”

“是吧,”李熏然莫名地自豪,“别人都说看我吃饭特别有食欲!”

凌远抿唇,笑了笑没说话。


最热的日子已经熬了过去,最早发现端倪的是李熏然的发小简瑶。总对着手机乐也就罢了,在她家吃着她妈妈的招牌菜也心不在焉的。饭后她拽着李熏然到阳台,一副审问的语气,搞得李熏然莫名其妙的。

“你吃饭的时候想什么呢总走神?”

“啊?……哦,我在想啊,朋友平时出来玩都去哪儿比较好?”

他跟凌远出来大多都是吃饭,娱乐活动匮乏。不过也是,两个大男人出来能干嘛,看电影?逛商场?喝咖啡?……有点奇怪。李熏然摇摇头,还是吃饭吧,吃饭好,饭好吃。

“这个嘛……看你跟谁呀。”简瑶眯起眼,“和对的人一起,做什么不那么重要啦。”

“……你俩说话怎么一个调调。”

“谁?”简瑶感觉自己抓住了关键的线索,“有人跟你说过‘只要和你一起做什么都不那么重要’这种话?”

“昂……差不多意思吧。”

“天哪……”简瑶惊奇地睁大眼睛。这人是不是傻?活该单身这么多年!

“那你喜欢她吗?”

“啊?”

“人家明显喜欢你啊,你要是不喜欢就赶紧说清楚,不要耽误别人!”

李熏然似乎动用了所有脑细胞才理解过来简瑶的意思。他看上去不可置信却醍醐灌顶,震惊之余又觉得理所当然,一个人戳那儿内心百转千回了半天,看上去让人老揪心了。

在简瑶试图向他打探更多信息却无果之后,她恨铁不成钢地拍了李熏然的胳膊一下,就差揪着他的耳朵对他吼了。“总之你自己好好考虑,要不然你今晚就把人约出来,问问人家的意思。……李熏然你听到没啊!”

李熏然愣愣地看着她,点点头。

第二天,简瑶迫不及待地找到他问情况,谁叫前一个晚上发微信问根本没有得到回应。而这个发小支支吾吾半晌蹦不出一句话,甚至都不太好意思看她,简瑶发誓她从小到大就没见过李熏然这副欠怼的样儿。

“熏然。”简瑶抱着臂,微笑着仰视他。

“嗯?”

“你知道自己现在什么颜色吗?”

“什么颜色?”李熏然抬手摸了摸自己这个夏天深了好几个色号的脸,说:“呃……黑的吧……”

简瑶伸出食指左右摇了摇,弯起指节对着他的脸,“你啊……”

她一脸嫌弃地撇嘴,“粉红色的。”


END

评论(46)
热度(39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