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在我胸口刻上斑鸠,铭记我为爱而亡。”

【蔺靖/现代】夜将尽

借我执拗如少年的后续  

性爱描写预警  年下预警   

感谢凱kate凱同学的梗=3=

 


蔺晨走进卧室的时候,萧景琰在落地窗旁的躺椅上睡着了。

窗帘没拉,萧景琰脑袋往里斜侧着,膝盖上反铺着一本书,茶几上的咖啡已经不再冒着热气。蔺晨带上门,轻着脚步走到窗前,萧景琰睡得很放松,阖上的眼皮正好避过了光线,头发刚洗过不久,刘海随意垂在额间,错落地遮挡住他英挺的眉。

这些天蔺晨自由地出入萧景琰家,想留宿便和他睡一起,有事便几天不来,萧景琰也从来不多问。在其他人看来实在是一对恋人了,但总归是哪里不对,蔺晨心里清楚。

尽管刚和好时,他曾说过,他有的是时间和耐心,可以陪萧景琰慢慢耗。可爱人确确实实地在你面前,你却如何触碰都觉得不够真实,这种感觉让蔺晨焦躁。他想就算他现在跟萧景琰说,我们以后不要见面了,萧景琰也会云淡风轻地回答好。

内心的不耐和不安尚且还能压住,至少他自认为没有在萧景琰面前表露出来。蔺晨站了一会儿,俯身拿起了桌上放凉的咖啡,对着萧景琰喝过后留下咖啡渍的那处一饮而尽。这苦味来得毫不遮掩,险些让他立即吐回了杯子里。他向来不爱黑咖啡,并且他知道萧景琰口味也喜甜,然而就在他没资格参与的这些时光里,萧景琰太多的习惯和喜好都有所改变。

睡着的人这时动了动腿,书从膝盖上滑落,本就将醒的人因为这下动静睁开了眼,对上了正站在他面前的蔺晨。短暂的迷茫后他微笑起来:“什么时候来的?”

“刚才。”蔺晨蹲下身去给他捡书,索性就着仰视的角度牵起了搭在腿上的手,抬着头看他:“今天不用去公司吗?”

“晚些去。”萧景琰答着坐起了身,而蔺晨却没有松手站起来的意思,顺着他的手一路摸上了手腕。

脉搏处被抚得有些痒,萧景琰反手拽住他,把人一同拉上了躺椅,两腿顺势夹住蔺晨的腰。这邀请太过明显,甚至称不上暗示,可蔺晨却没有接着动作,只是从容地扶住萧景琰的腿,自己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

“怎么了?”萧景琰的嗓音还带着刚睡醒的沙哑,微皱着眉看他。蔺晨脸色明显不太好看,沉默几秒后开口:“到底哪里不对?”

这话没头没尾,但萧景琰当然知道什么意思。他很平静地与蔺晨对视,然后移开了目光看向窗外。

“你还记得小时候有一回,我很兴奋地给你看我新买的遥控飞机吗。”似乎是不错的回忆,萧景琰一边笑着说,“那个其实我惦记好久了,第一眼看到就想要,只是当时没来得及买,后来连着好长一段时间,我满心想的都是它。终于再去那家店后,我毫不犹豫地买了下来,可玩了没几回,我发现我其实没有那么喜欢,只是因为想要却得不到,才显得它特别好。”

萧景琰转回头来,“你有过这样的经历吗?”

“说完了?”

安静地听完后,蔺晨语调平静地问。看到他的表情时,萧景琰领悟过来他大概理解反了自己的意思。但这事不好解释,总不能说,我其实是把自己比作遥控飞机吧?萧景琰苦笑一下,看来他俩默契不太够,自己又太矫情。

“你多久玩腻了遥控飞机我不知道,”蔺晨冷笑,眼底透露的伤心多过于愤怒,“不如萧总告诉告诉我,我用起来您还满意吗?”


ao3: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152401


END

评论(66)
热度(29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