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在我胸口刻上斑鸠,铭记我为爱而亡。”

【蔺靖/现代】借我执拗如少年


1
萧景琰坐起身,扫了一遍床头柜,没有发现自己想要的东西。他于是把狼狈散落在地毯上的外套捡起来,从口袋里摸出烟和打火机,还未来得及点燃,身旁的人缠上他的腰。
“事后这根烟怎么还没戒呐?”
萧景琰没看他,从鼻息中发出淡淡地笑声,拇指擦响打火机,丝丝缕缕的烟气很快在空气中画着团散开。
“别说得好像你跟我上过很多次床一样。”

2
认识蔺晨那年,萧景琰七岁。
他自幼身体不好,母亲早产生下他,几年来小毛病就没断过。
七岁这年,一场大病吓坏了一家子人,治好后萧选才想起他有一位多年的老友,很有自己的一套医术,却早已辞了医生的工作。他欠萧选的人情,一叫便到,还带了自己五岁的儿子。
蔺医生的任务是给萧景琰调理身体,把蔺晨带过来给他做伴。然而宝贝儿子不辱使命,第一天就把人欺负哭了。

他比萧景琰小两岁,看着却比他要大。

家长都在的时候,蔺晨十分乖巧,小嫩嗓脆生生地喊他“景琰哥哥”。

而后的萧景琰对其他事记忆也许不够清晰,但这声“景琰哥哥”他却怎么都忘不了,毕竟,蔺晨也就只喊了这一声。

萧景琰在家是老幺,从没人叫他哥哥。他腼腆地应下来,把手里母亲给他烤的榛子酥大方地分了他一半。

林静很会烘焙,各类甜点蛋糕都爱研究。尤其生下萧景琰后,每回他苦着脸吃完药,都需要消耗许多甜品。做母亲的心疼儿子,爱吃什么给做什么。可萧景琰怎么吃也胖不起来,在小了两岁的蔺晨面前都显得瘦弱,林静见了只有默默叹息。

蔺晨顽皮,一下没看住就使坏,萧景琰从小被保护着长大,哪里见过这么能折腾的主。自己的玩具零食被抢了个干净,也只知道睁着大眼睛愣愣的看着他拆自己的小火车。

那人“哥”也不叫了,全然和刚才的乖巧不同,扬着嗓音叫他“景琰景琰”,扯着他的袖子非要萧景琰陪自己玩儿。

萧景琰蹲在地上,玩具零件散了一地。蔺晨看他被自己欺负了却毫无反应,觉得无趣,扔了手里的东西不满:“哎呀,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意思嘛。”他拍拍手站起来,“不和你玩儿啦。”

刚转过身,衣角被人拽住了,蔺晨回过头,萧景琰依然蹲在地上,小手拉住他的衣服,圆眼睛眨巴眨巴就往下掉眼泪。

蔺晨一下被他哭慌了神,赶紧坐下来用袖子帮他抹眼泪。“你你你,哭什么啊。我和你玩儿我和你玩儿,你别哭嘛!”眼泪鼻涕揩了他一袖子,眼睫毛依然湿漉漉的。蔺晨没法子,从桌子上给他端过来一盘他最爱吃的榛子酥,一颗一颗往他嘴里喂。

萧景琰哭得直抽抽,蔺晨害怕他噎着,塞了几个便停了手,一边把自己拆的乱七八糟的玩具全都拼了回去,动作倒很利索。

萧景琰渐渐没了声儿,蔺晨回头看他,那人已经止了泪,嘴里鼓鼓囊囊唇角还沾了渣子,可注意力完全在蔺晨手上。

“好腻害。”萧景琰小声说。

“……什么?”

萧景琰眼睛红通通地瞧着他,把嘴里的东西费力吞下去,说:“你再拼一遍给我看看好不好?”

“……”蔺小朋友自讨苦吃,认命地拆了拼,拼了拆,拆了再拼,手指头都红了。

当大人们再回到房间时,看到的便是萧景琰笑得很开心,摇着蔺晨的胳膊要他陪自己玩儿。而蔺晨小小年纪却一本正经地叹着气,帮他收拾着一屋子玩具的场景。 

自此,两个玩伴便结下了。

直到萧景琰十七岁那年。


3

蔺晨毫不在意地笑,耐心等萧景琰一根烟燃尽。

刚摸上床时萧景琰不肯开灯,按灭顶头的光亮后抓着蔺晨想去开台灯的手往自己衣摆里探。现在即使办完了事,也只有床头一盏夜灯幽幽泛着光。

蔺晨饶有兴致地撑着脑袋,看萧景琰把最后一口浊气缓慢吐出来,侧身掐了烟,然后转过脸也回望自己。

蔺晨收了脸上的笑意,揽过他的腰重新把人压在身下。

“可那么一次,萧总惦记了多久呢。”再来一回就容易多了。蔺晨没费什么力气把自己重新楔了进去,舒服地轻叹:“这么多年……都不愿意碰别人了?”

萧景琰皱着眉不肯出声,努力平复再次被进入的不适感,一边抬高了腰调整好姿势方便对方。

“呵……”萧景琰动作迎合,出口却是冷笑。“我怎么记得……是有人非纠缠不休呢?”

“没关系,萧景琰。”蔺晨伏在他耳边吹气,“你可以接着装无所谓,我们还有大把时间,我陪你……慢慢耗。”


4

萧景琰十七岁生日时,蔺晨拉着他逃出家里所谓的晚宴。

“你看着那一桌子人吃得下饭啊?”蔺晨说,“你那几个哥哥,啧,我都替你恶心。”

“你别这么说,我大哥他……”

“好啦好啦,”蔺晨不耐烦地打断他,“知道你大哥最好了,行了吧。”

萧景琰看着他吃味的样子忍不住笑弯了眼。除了母亲和大哥,只有在蔺晨面前他最放松自在。他对家族斗争不感兴趣,甚至说是厌恶,可这由不得他,多数时候萧景琰渴望一个普通的家庭,而置身于如此复杂的漩涡,他清楚地明白,每个人都身不由己。

但自己到底是幸运的。萧景琰想。

“景琰……”蔺晨靠在他身上,撒着娇喊他的名字。萧景琰尽管已经习惯他这样,每回还是被他亲昵的举动闹得脸红,好在现在是晚上,不会被他看出来。

蔺晨环住他的腰,月光下他露出的那截后颈透着白光,蔺晨靠得更近,鼻尖贴上温热的皮肤,索性照着那儿亲了一口。

萧景琰被他吓得魂飞魄散,错过了挣脱的时机反而僵着忘了动。 蔺晨发誓他开始只想着恶作剧般地咬上一口,牙刚碰上就不受控制地变成了亲。

这种情况也就顺其自然吧,蔺晨想,反正他俩原本就心知肚明。

“景琰,我……”

“不行。” 萧景琰还在惊慌,拒绝得却很果断。蔺晨在背后松开了手,半晌没吭声。

萧景琰回过头,蔺晨就那么坐在原地,安静地看着他。

那个夜晚晚风挺凉,星星也够亮,而蔺晨脸上的表情,萧景琰能记一辈子。

“我……”萧景琰忍了半天,还是抬手摸了他的头发。

“你还太小了,蔺晨,感情很容易……分不清。” 萧景琰叹气,实际上他都搞不懂两人之间到底怎么回事。

但在这方面,蔺晨比他干脆得多。

“多少岁?”

“……嗯?”

“我多少岁你才愿意和我在一起。”

萧景琰愣住。

“等我十八岁,怎么样?那时候你二十,嗯……”蔺晨自己盘算起来,“到时候我就跟你考一个大学,你别想躲。” 说到最后蔺晨又恢复了平时的样子,还带着得意。

萧景琰睁着眼睛,没过一会儿便笑了起来。这个人总是这样,多的是办法让他高兴。

“好不好嘛?”蔺晨拉住他的手耍赖般的来回晃。

“……好。” 萧景琰握住他乱动的手,轻点了下头。


而变故来得太快,萧景琰十七岁的生日不过几天,萧家经历了一回翻天覆地。

有人想脱身,必然有人得做替死鬼。直到从小带着萧景禹长大的林燮锒铛入狱时,萧景琰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切似乎发生在一夜之间,萧景禹几乎断了和萧家的关系,一个人去了国外。家里连面上的和平都懒得维持,变得四分五裂,拉帮结派的互相对付。

萧选从来不是一个好父亲或好丈夫。萧景琰为什么出生时身体不好,尽管母亲不愿意说给他听,但是他知道,是萧选的某些行为间接导致了林静的早产。

经历这回,萧景琰更加清醒地明白自己的父亲都做了什么孽。同时在多次与父亲正面顶撞后的境遇,以及刺骨的现实中懂得了,身处他的位置,权力有多重要。

一无所有,所以他才没办法保护他母亲,没办法找回他大哥,没办法抵抗父亲和两个哥哥,也没办法……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蔺晨记不得他第几回站在萧家门外,第几回听萧景琰说不想见他。

他知道萧家出了事,可没人肯告诉他具体,他来找萧景琰,却连人也见不到几次。

“没有苦衷。我将来会结婚,你也会,没必要耽误时间浪费青春。有这闲工夫不如做些有意义的事,你说是吗?”

说这话的时候萧景琰甚至带着宽慰的笑,也没等他的回应,淡漠地看了他一眼,便毫不留恋地转了身。


再见时已经过了三年。十八岁真的是特别好的年纪,好到蔺晨已经可以带着一身酒气准确地找到萧景琰。

“景琰,你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

萧景琰由他抱着,没回答。

“我生日啊,”蔺晨委屈地看着他,就像他俩从未分开过,“你答应过我的,你答应过我的……”

萧景琰还是不说话,眼神放着空不知在看哪里。 蔺晨把他压在身下的时候,他只轻微地挣动了一下,便任他为所欲为。

半夜蔺晨醒过来时,萧景琰靠在床头抽烟。他没了三年前少年的稚气,手指夹着烟的样子一股特有的性感。

“我救不了你,你也救不了我。”萧景琰轻声说,“别再来找我。”

萧景琰说话时始终没看他,蔺晨酒没完全醒,脑子也不够清明,但他就是知道,萧景琰哭了。


而后的短短五年,萧景琰才二十五岁时,局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有人说暗地里一直有人帮他,也有人说萧景琰原本就是个狠角色,还有人说是当年萧选下属林燮的后代回来报复。各种说法不一,但不管如何,原先势头最猛的两位哥哥主动让位,一把手交到了萧景琰手里。

传说大哥也回了国,只是未在萧家露过面。

以及,本来安排的一场对两方都很有利的联姻,被萧景琰一口回绝,毫无商量的余地。


5

“所以,你不肯结婚,这些年还一直没停过打听我的近况……”蔺晨吻着身下已经精疲力尽的人,调笑着问,“是我一个人纠缠不休?”

萧景琰抬起眼皮又合上,似乎累得放弃了思考:“嗯……反正你这些年,过得也够滋润,我没什么可担心的。”

“可我身边的幌子换了一个又一个,你也没来找我。”蔺晨直直地看着他说。萧景琰几乎睡过去,意义不明的嘟囔了一声,呼吸均匀起来。

……算了,有什么所谓。蔺晨扣住他的手指想。

反正你这回……再也别想跑。




*

标题来自樊小纯现代诗《借我》

评论(84)
热度(546)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