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换号了 不要关注

【谭赵】中年危机 11

前文戳一份菜单

 
11.
赵启平赶早回了趟父母家,三个礼拜没回去,妈妈得念叨了。

他平时不爱到菜市场买菜,每回去超市买的都不合赵妈妈心意,嫌又贵又不新鲜。所以他干脆不买了,路边水果店提几袋子回家。可赵妈妈又说了,你哟菜都不会买可怎么办,赶紧找老婆结婚,得有个人照顾着不是。

赵启平觉得这个逻辑好像不大对,不会为什么不是去学,而是找个会的人?这根本上没有解决问题嘛。当然了,妈妈说的话永远有道理,简而言之代沟无法逾越,他不打算费口舌辩驳。

午饭吃完,赵启平盘在沙发里啃他买来的提子。赵妈妈在旁边泡了杯花茶,慢悠悠抿了几口后搁到玻璃茶几上,清脆地一声响,伴随着她清嗓子的动静。

要开始了。赵启平想。

“启平啊,妈妈听说最近有小姑娘堵到你医院去啦?”

“别装了妈,”赵启平目不斜视盯着电视机,一边往手里吐提子籽,“你连人家叫什么住哪里在哪儿工作都知道了吧?别费那劲了,我对她没意思。”

赵妈故作镇定地端起茶喝了一口,把到嘴边的话咽下去。赵爸在一旁用平板挡着脸看新闻,死命憋笑。

手机叮了一声,是谭宗明回复他早上那条微信,说是老友一大早约他去山庄度假,才看到他的微信,不好意思。又叮嘱了句嗓子好了也得注意别着凉,这天气变化太快。

赵启平赶忙应好,如果不是爸妈坐在身边,他都要自拍一张显示自己穿了多少了。

赵妈妈酝酿片刻,预备找别的角度切入话题。刚一开口赵启平就叹了口气,看谭宗明悠哉悠哉享受生活,自己隔几周就得被以各种方式变相逼婚,不由悲从心起,发过去一句:“你妈逼你结婚吗?”想了想不太对,应该问“你妈逼你再婚吗?”

赵启平被自己逗乐了,拇指敲敲点点,那边跳出来一句:我没妈。

赵启平笑僵在脸上,没等他作反应,谭宗明问:怎么?被催婚了?

赵启平发了个撇着嘴的表情过去,刚想简单诉个苦,对面这位的女儿微信又弹个没完。

哥,我好无聊,出来玩儿吗?看电影?打台球?KTV?撩妹子?

赵启平看了眼在她下方谭宗明的对话框,突然冒出个猜测,他私心问了句:安迪呢?

谭昕恺回:去度假啦。

赵启平往嘴里塞了颗提子,连籽一块吞了下去。

那边见他没反应,继续安排自己的计划:我带个朋友来好不好?给你介绍一下啊嘿嘿。

赵启平无奈:我拜托,你那些朋友多大啊?我对未成年人没兴趣谢谢。

谭昕恺抛给他一个翻白眼的表情,干脆发了段语音过来:“是我家关关啦,你见过的啊,这么好的女孩子我还舍不得介绍给你咧,正好她有几张音乐会门票,我是没兴趣,但是你们想听我可以陪你们,大不了进去睡个觉咯。”

赵启平对着屏幕小幅度摇摇头:听音乐可以,别的心思就免了。

那边怒了:赵启平你到底喜欢怎样的!安迪姐不会喜欢你的啦!

赵启平心好累,我喜欢你爸这样的。

他耐着性子打字:你也不怕曲筱绡扒你的皮。

谭昕恺“哈哈哈”了整整两行:她找男朋友啦。而且我才不怕她好不好。

赵启平圆眼睛惊喜地瞪大,由衷敲出四个字及四个感叹号:可!喜!可!贺!


于是谭昕恺拽着关雎尔,关雎尔拉上了邱莹莹。

四个人听完音乐会,赵启平请她们吃了饭。走到商场门口时谭昕恺指着抓娃娃机要玩儿,然而她把所有人的硬币都掏空了,也只换来机器里根本没挪位的娃娃对着她一脸嘲讽的笑。

赵启平默默换了零钱,上去晃着摇杆拍了几下,很快抓了人手一个。

几个人看傻了眼,谭昕恺举着手里的娃娃兴奋得叫起来:“哇哥你这招是经过多少任女朋友练出来的啊?”

赵启平露出老司机的微笑:“秘密。”

关雎尔抱着赵启平塞给她的大白暗自脸红,被邱莹莹一把拉去商场里的巧克力柜台前。

谭昕恺对着赵启平嘿嘿一笑:“怎么样?”

赵启平瞪她:“你再瞎闹,下回别叫我在你三十几分的物理卷子上签字!”

谭昕恺吐舌头,“你个剩男!”

手机在裤子口袋里震起来,赵启平掏出来一看,划开屏幕贴到了耳旁。

“在干吗呢?微信也没回。”

“在外面呢,刚吃完饭。”

商场挺喧闹,谭宗明听到了音乐和周围的人声,“跟谁一起吃饭去了?”

“昕恺,和她两个邻居。”

“小关和小邱吗?”谭宗明记人厉害,见一回不怎么交流也能每个人都记住名字。安迪和自己在一起,而且赵启平不会称她为“昕恺的邻居”。曲筱绡不可能,樊胜美和昕恺走的不算近,那就是这两个好闺蜜了。

“对,”赵启平笑着感慨一句,“和小孩子们呆一起,感觉自己都年轻了。”

“小孩子……”谭宗明也在那头轻声笑起来,“我看你也不大。”

“哈哈,你女儿都嘲笑我是剩男了。”

“那证明你太优秀。”谭宗明说,“你几点回家?朋友捎回来些海产品,我也不能吃,你不是喜欢吗,都给你好了。”

赵启平抬起手腕看了眼表,八点二十多。

“太晚了,明天吧,我去你那儿拿。”

“也行,”谭宗明顿了顿,“顺便帮我问问昕恺,愿不愿意一起回来一趟。”

“没问题。”赵启平毫不犹豫夸下海口,“保证完成任务。”

那边三个小女生正在挑挑拣拣买哪种巧克力,谭昕恺大手一挥,表示你们随便选,我包了。

关雎尔和邱莹莹坚决摇头,再怎么也不能让还在念书的高中生给她们两个已经工作的人买东西吧,而且这里的巧克力着实不便宜。

“好啦,”谭昕恺指了样其中包装漂亮并且很大的一盒,“反正我买这个,到时候你们要不要吃随便。”

赵启平走过去,对着潇洒掏卡的谭昕恺笑得简直一脸和蔼:“昕恺啊,”

他绝对使出了以前哄女朋友用的迷惑人语气!事后谭昕恺回忆道。

“你说你卖了我那么多次,是不是该轮到我卖你一回了?”


TBC

中秋快乐!

评论(44)
热度(35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