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在我胸口刻上斑鸠,铭记我为爱而亡。”

【谭赵】中年危机 10

 

上章没有在首页掉落,有漏掉的旁友戳一份菜单

  

10.

清晨睁眼时赵启平感到喉咙撕扯着疼,他爬起来洗漱后给自己灌下一大杯凉水,才稍稍缓解了些许痛痒。这是有点受凉了,赵启平回忆,昨晚下楼买夜宵时踩着个人字拖只套了件T恤,夜里风冷,刚踏出门脚就吹得发麻,这不过半小时的功夫就报应到嗓子上了。身体的抵抗力真是不好说,有时候即使你大冬天跳河里洗个澡都不一定能生病,偶尔吹个风反而娇弱起来,可能也是因为最近休息得不够充分。

他赶着上班,从抽屉里翻出一盒不知道有没有过期的喉糖含着便匆匆出了门,早饭也因为耽误的这点时间而没来得及吃。

一上午下来不仅喉咙没好转,脑袋也有点发晕,赵启平只好尽量避免说话。病人嫌他爱答不理,态度欠佳,五六个家属围着他操着方言叽叽喳喳埋怨个没完。赵医生既懒得解释也不想摆脸色,装作听不懂的样子专心看病。

午饭没什么胃口,但总得吃。赵启平随意对付了几口,回到办公室看到一条来自上午的未读信息,谭宗明告诉他自己今天有空,可以过去医院。

赵启平往椅背上一靠,遗憾地敲着字:唉谭总赶得不早也不巧,病人昨天出的院。

过了三分钟那边回复:好,那我去看你。


中午过后赵启平去洗手间揉了把脸准备接驾,刚擦完的镜子反射出的面容谈不上憔悴,但肯定没精神。

来的人拎着一袋子小玩具和零食,说是原本给孩子准备的,既然出院了就转送给赵医生好了。这话怎么听着别扭,可从谭宗明嘴里说出来很有信服力。

赵启平看到小玩偶呵呵呵直笑,可惜嗓子哑了只能发出“咳咳咳”的声音。他莫名的笑点在于从袋子里不断掏出卖萌玩偶的谭宗明,而后者只当是赵启平喜欢这些玩意儿,还想着回去赞赏一下自己秘书的眼光。

赵启平欣赏过玩的准备掏另一袋吃的,没想被人拦了下来,“你喉咙疼还想吃这些?药吃过了没?”

“吃了,小毛病不打紧。”

哑着嗓子的赵医生毫无说服力,谭宗明没被他应付过去,追问他吃的什么药,赵启平心虚地支吾了一声“喉糖”,被迫在对方的注视下保证回去一定吃药。

赵启平不是个多会照顾自己的人,毕竟一个大男人独居连饭都不会做。谭宗明也是想到了这点,以怕他不好好吃饭为理由非得承包他的晚餐。他现在也只能吃些简单清淡的,赵启平回绝不过只好委屈谭宗明和他一起坐进了医院楼下的粥店。

经常不知晚饭如何解决的赵启平算是常客了,店老板赠了他几道爱吃小菜,可惜都是辣的,他道了谢后只好全都推到谭宗明面前,还不死心的问了句:“你吃辣吗?”

谭宗明微笑看着他不做声,赵启平期待的眼神立刻暗了下去。他就不明白了,今天被谭宗明盯着怎么心这么虚。

赵启平担心他喝粥不管饱,热情地给他推荐这家店什么菜好吃,谭宗明听不下去般地打断他,把水杯递到他手里示意他少讲话多喝水。可是吃饭不说话多闷,更别提现在粥还没端上来。赵启平自认他俩没熟到面对面坐着不吭声也不觉得尴尬的地步,于是拿起手机到处刷刷。

他一天没看朋友圈,一打开顶头就是魏渭发的几句伤春悲秋的诗词。赵启平叹了口气摇摇头,明白这对是没希望了,作为朋友还是挺替他们可惜的。又想起上回一块吃饭的小包总,刚想打听打听是否有进展,抬头发现谭宗明很专心地在看自己……玩手机,对上了眼神也没移开。

这就有点尴尬了,即使对面不是谭宗明,被人这么看着也挺不自在的。赵启平于是把手机屏幕举给他看,像是在解释自己为什么对着手机这么多戏。

“这个曲小姐,你们还有联系吗?”

“啊?”

赵启平把手机转回来,才注意到魏渭的朋友圈下面是曲筱绡,内容倒没什么,几张自拍。

赵启平有点好笑谭宗明怎么就跟曲筱绡过不去了,虽然他看上去只是随口问问。

赵启平锁了手机摇摇头,补充解释了一下上回见面还是和昕恺三个人一起,不是单独相处。

这显得很刻意,赵启平当然知道。

粥端上来,挺大一锅,谭宗明不让他多说话,赵启平乐得只负责吃。

实际上嗓子疼连喝水都难以下咽,但是就着谭宗明啰嗦起来竟然真的很啰嗦这个新奇的认知下,赵启平吃得异常香。

谭总耐着性子叮嘱他这几天多穿衣服记得吃药不要熬夜别蹬被子按时吃饭。赵启平想反驳他“我只是嗓子疼而已”,话还没出口被提前截住:“大病都是小毛病不留意导致的。”

好好好你说的都对。赵启平刚准备说话而张开的嘴决定用来吃东西,心想但愿他给员工开会时没有这么唠叨。


谭宗明今天没开车,是司机送来医院的,而直到吃完饭,他也没打电话让司机来接。

这几天昼夜温差都很大,走出店谭宗明拨了个号码,一边对着赵启平的衣服抬抬下巴,示意他把拉链拉上。赵医生乖乖地一拉到顶,还特地拽了几下拉链的金属头给正打着电话的人看,谭宗明抿着唇笑了笑,对电话那头说:“小陈啊,半个小时后到嘉林花园来接我。”
……诶?

这个时间算得还是挺准的,包括谭宗明半路下车买了几盒据说很好用的药所耽搁的几分钟,到达嘉林花园时司机已经在门口等候。

“明天周末,你好好休息。”

“知道啦,”赵启平尽量让声音听起来好听一点:“你也好好休息,不要周末还压榨员工。”

谭宗明笑着松了安全带,道别和晚安后朝不远处停着的车走去。晚风带起外套的下摆,谭宗明两手扯过两边衣角,步子迈得大了些。

亏他还盯着自己衣服有没有扣好。赵启平隔着车窗弯起眉眼微笑。

也许是谭宗明买的药真的效果太好,赵启平这晚入眠又快睡得又香,第二天早上嗓子已经好了大半。他窝在被子里翻了个身,摸出手机给谭宗明发了条消息以示感谢,便掀开被子毫不留恋地离开了床。

周末嘛,不能浪费。



TBC

评论(32)
热度(308)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