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换号了 不要关注

【杜方】我想与你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现代校园)19

上章没有在首页掉落,有漏掉的旁友戳一份菜单

不过没什么情节,不看也行2333  

  

19. 第一方孟韦永远是对的,第二大舅子不算家长   

  

高二结束前开了场全年级的动员大会,学生家长一起请了来,那意思很明显,从暑假开始到高考结束,你们这些准考生都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这种场合的套路一般要请几个学生代表讲话,方孟韦被叫去办公室的时候就知道是为这个事儿,班导给了讲了讲注意事项和发言稿怎么写,就让他自己发挥去了。方孟韦其实挺头疼,这还不如让他写写检讨,自我剖析一下来得好。以自己做榜样去动员别人,他认为他还没这资格。

方孟韦叼着笔杆趴桌上数字数。今天周六,他们原本休息,但方孟韦说什么都不肯再去杜见锋家。有了上回卧室里那经历,他也不让杜见锋去他家,用膝盖想都知道关起门来绝对会出事。于是两个人颇有情趣地跑到了学校来约会,幸好周六高三是要补课的,学校不封门,方孟韦也有班里的钥匙。

杜见锋坐在他旁边,靠在椅背上仰着脖子,脑袋都搁后排桌子上去了。

方孟韦回头看这个大高个拗着上半身很不自在的样子,吐了笔问他:“你累不累?”

“累也没办法啊,”杜见锋依然弯着脖子,声音艰难地从嗓子眼里挤出来:“某人又不让我打扰他。”

哎哟。方孟韦笑了一下,语气又不让他听出来:“你作业写了没?”

杜见锋装死。

方孟韦也不等他的回答,越过他的身体准备拿杜见锋的书包检查,一拎起来便皱了眉,这也太轻了吧?乐观估计两本书,再乐观点还有几张卷子。

方孟韦拉开拉链,静默两秒后把包往它主人腿上用力一砸,这回真的有点发火:“杜见锋!你敷衍我来的是吧?”

“诶诶,”杜见锋直起身抱住书包,“轻点儿,薯片碎了不好吃了!”

方孟韦彻底噎住,转过身不理他。真是浪费他时间,刚才算了多少字来着?

那人在身后悉悉索索,把带的东西都掏出来,随即一拍脑袋,都是饼干膨化食品之类,怎么忘了带饮料。

“孟韦你要喝什么?”

侧后方角度看他的笔头动得飞快,根本不打算回答。杜见锋耸耸肩,拿了钱自己溜下楼去。

楼道空旷,坐在教室里能听到他蹦跶下楼的脚步声,方孟韦埋着头无奈笑了笑。抬眼看看桌子,都是他喜欢吃的零食。

杜见锋回来的时候方孟韦已经拆了袋威化饼,食指和大拇指钳着它啃,盒子垫在下面接饼干渣子。

杜见锋旋开瓶盖,坐到他身边作势要喂他,“来,张嘴。”

“……”方孟韦放下饼干拍拍手,拿过杵到面前的水瓶自己喝起来。

“唉。”杜见锋遗憾地撑着脑袋,看着眼前一动一动的喉结叹息:真是一点不肯配合。

方孟韦喝完饮料又埋头看起稿子来,被冷落的人只好盯着他的侧脸发呆。

真他妈的好看。杜见锋总算相信了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句话,何况他情人本来就生得好,在他眼里现在面前的人全世界最好看。

方孟韦感觉到一旁的视线,也不回看,从自己包里翻出一本厚厚的数学习题递到他面前。

“做。”

杜见锋刚才还惬意着的表情立刻垮了下来。

“只做选择题就行,不会的蒙对了也算你的。”

杜见锋认命地接了过来,心里叫嚣:为什么文科要学数学!?



动员会如期举行,学生和家长们把会议室塞得满满当当,前后两台柜式空调往外拼命吐风,中年发福的校长一身正装闷出满脑门汗,想着中央空调还是很有必要。

首先是校领导讲话,几个学生代表坐在第一排,杜见锋在中间往前面一望,方孟韦在一行脑袋里特别显眼。

这种会议自然无聊,家长坐旁边又不允许他玩手机什么的,杜见锋也就靠望夫来打发时间了。

方孟韦很乖巧地坐着听讲,旁边的女生不时会跟他交流几句……等等,这个女生的背影好眼熟,杜见锋猛想起来,不就是那次运动会摔伤后被方孟韦背去医务室的同学。看来那回以后两人交情不错。

方孟韦第一个讲,他气质太好,说起话来条理清晰不紧不慢,话筒放大他磁性的声音,排在他后面讲的人听着震耳的鼓掌声都感觉压力挺大。女生是第二个,她显得不那么自然,中途时不时往台下方孟韦的位置瞄几眼,似乎瞄完以后讲起话来都更有自信。

不是……同学你也收敛点吧。杜见锋腹诽。

散场后两人还说了会儿话,杜见锋跟他妈说了声朝方孟韦那边走去,大大咧咧揽过他的肩膀,笑着朝对面的女生说:“我跟孟韦去吃饭,同学你要不要一起?”

女生赶紧摆摆手,跟两人告了别便去找她家人。

“干嘛呀你。”方孟韦当然知道他是故意跑来打断他俩讲话的。

“你别告诉我你看不出来她对你什么意思昂。”

“你真的想多了。”方孟韦把他的手从脖子上扒拉下来,“她挺内向一女生,第一次上台对着这么多人讲话,一直挺忐忑的。我俩正好坐一起,我鼓励鼓励她罢了。”

杜见锋哼哼笑了一声。算了,他确实犯不着吃这种醋。

“你等我一下,我去跟我小……跟我妈说一句。”

杜见锋点点头,站在不远处看着面对面站着的两人。以前家长会他也见过方孟韦妈妈,很好记,漂亮端庄,一看就非常温柔。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方母转头看了他一眼,杜见锋不自觉站直了身体,朝她礼貌地点头致意,方母也温和地笑,回过头对方孟韦点点头。

方孟韦送她到了门口,还想一起下楼,程小云拦住他的胳膊,说不用送,快去找你同学吧,晚上早点回家。

方孟韦看着她下楼后才走回去找杜见锋,人已经散得差不多,方孟韦四周看了看,问他:“你妈妈回去了?”

“是啊,她本来想去找你打个招呼,我说人家忙着呐,抽不开身,把她赶回去了。”

“好了啦。”方孟韦看他竟然还酸着语气,不免好笑,“同学你晚上想吃什么,随便点,我包了。”

杜见锋被哄着推出了门,两人并肩往校外走,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方孟韦:“你刚才跟你妈说什么了她看我一眼?”

“我跟她说我晚上和你去吃饭,不回家吃了,她说你一看就是个好孩子,让我多跟朋友交往,别总闷在家。”

“妈妈好眼光!”杜见锋得意坏了,笑得没心没肺,又搭上方孟韦的肩膀,凑近耳边的声音轻得发痒:“那我们这算是……都得到双方家长认可了?”



TBC

评论(57)
热度(20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