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在我胸口刻上斑鸠,铭记我为爱而亡。”

【谭赵】中年危机 9

 

9.

谭宗明的办公室位置自然是绝佳的。一整个楼层都非常安静,冷气足得有些多余,倒是很衬这大片冷色调的装修风格。

赵启平跟在他身后走进办公室,入眼的落地窗外风景不错,云散的很开,呈丝状浮在天上。很奇怪,有时候人们不会想到抬头去欣赏脑袋顶上现成的美景,但站在一定高度透过窗户时,却会感叹,啊,天蓝云白,没有雾霾。

到了晚上夜景一定值得一看。赵启平想。

但他不知道天黑以后谭宗明是会把窗帘合上的,高耸的建筑墙外个个灯光错乱,有的还瞎晃,看得他眼晕。

谭宗明招呼他坐下,自己走到冰箱面前。

“上回见你不喜欢喝茶,”他拉开冰箱门,站到一旁免得阻碍赵启平的视线:“要喝什么?自己挑。”

赵启平原本以为谭宗明这样的类型,冰箱里顶多是纯净水,没想到花样还挺多。他也不好挑太久,随手指了指正中间码的很整齐的易拉罐:“苏打水吧,谢谢。”

谭宗明左手拿出一罐苏打水,右手拎出玻璃瓶装的咖啡来。

“我不喜欢现煮的咖啡,”谭宗明在他面前坐下,笑着说:“相反喜欢这种冰过的瓶装咖啡,安迪说我不会享受生活。”

“每个人的喜好不同而已。”赵启平手指扣上易拉罐,他喜欢听开罐的声音。

“你来给魏渭当说客的?”谭宗明直切正题,声音悠悠地:“回去问问他是不是揍还没挨够。”

想起魏渭嘴角好看的青紫色,赵启平噗嗤一下笑出了声:“谭总真是手下不留情。”

“我已经留情了,当是给安迪个面子。”

赵启平开始不合时宜地脑补眼前这个风度翩翩的人打起架来的样子,他喝了口苏打水打断自己的念头,清清嗓子进行下一个话题:“谭总为什么不觉得我是来找你的?”

“哦?”谭宗明笑笑,配合地问道:“那你找我什么事?”

“嗯……让我想想。”赵启平往后一靠,叉起手臂抬眼看天花板,假意很认真地在思考。

他眼睛大,睁圆了露出眼白也很好看。谭宗明抿着唇看他,这个男人三十来岁了,一举一动像个大男孩,又不失这个年纪该有的成熟。

大男孩眼珠子转了一圈,重新定回自己身上,好像真的想起什么事一样,坐直了身体准备开口,办公桌上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谭总,”秘书声音很轻柔:“包氏的小包总找您。”

话音刚落,敲门声便响起,还没等谭宗明回应,一个大高个迈着大步子走了进来。

“suprise~”小包总今天穿得依旧很骚包,尾音扬得和他的眉毛一样高,“这位是?”

赵启平站起来朝他礼貌地微笑,谭宗明互相介绍了一下,赵启平理了理衣服下摆,把茶几上自己喝过的易拉罐收拾进垃圾桶里。

“谭总有事我就不打扰了,我去看看安迪。”

“晚上一块吃个饭吧,你也正好开导开导安迪。”

赵启平点头,还没做声,包奕凡眉头皱了起来:“安迪怎么了?”

“和你没关系。”谭宗明懒得理他。

包奕凡的大脑迅速运作:“她是不是分手啦?”

得到沉默的包奕凡毫不掩饰地握拳“耶”了一声,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晚上吃饭带我一个!”

“咳咳,那我先走了。”赵启平溜了出去,完全替安迪感到心累。


四个人的晚饭包奕凡无疑是话最多的那个,他晓得安迪一定没兴趣和他聊私事,决定先从公事讲起。他的思路是对的,安迪对他所提出的想法和方案挺感兴趣,并且他认真起来不似平时那副花花公子的模样,很有……魅力。聊到兴起时安迪状态也好了很多。

这事赵启平插不上嘴,正好专注吃东西。

有戏。赵启平腹诽。看来根本不需要他绞尽脑汁如何宽慰,这位小包总一个人就能搞定。

“启平,”谭宗明喊他,“还要果汁吗?”

他们都开了车,没喝酒。

等等……赵启平停了咀嚼。谭宗明刚才叫他什么?

咕嘟一声把羊排咽了下去,那人已经倒好了果汁递到他面前。

“……谢谢。”

其实很少有人叫他“启平”,通常都是“赵医生”,朋友间也习惯喊全名。

上一个这么喊他的,除了父母之外,似乎是前任女友。

前任喜欢甜甜腻腻地叫他,挂在他脖子上撒娇,在一起的时候两人挺黏的。赵启平自认不是一个太会迁就的人,为了她也让步很多了。

他是爱玩儿,但真的谈起恋爱来,绝对专一忠诚。

可到头来也是没结果,临了前任还骂他自私。

是啊他是自私。面对前任的指控他全数收下,都要掰了再争没意思。后来也看淡许多,只是家里催婚,每回都应付得挺累。他虽然不像以前那般对所谓的真爱那么执着,却也不愿意将就,对相亲骨子里排斥,怎么劝都不爱听。

一轮正事谈下来,话题也朝轻松了发展。安迪聊她和邻居们的趣事,赵医生讲讲医院里有意思的见闻。

包奕凡的迷弟角色扮演得十分到位,无论安迪说什么都积极地应和。赵启平偷偷瞄了眼谭宗明一脸受不了,但是看安迪心情不错又没法吐槽,于是一言难尽的神情,没忍住嘴角越扬越上。

“怎么了?”安迪疑惑地看着赵启平憋笑的样子,她回忆了一下自己讲话的内容,正好说到小关公司考核的事情,好像,不是太好笑?

赵启平埋着头连忙摆摆手,“不好意思……”他努力呼口气抬起头:“我笑点,比较,清奇。”

“然后呢?”赵启平试着转移话题:“小关那份报告通过了吗?”

“通过了,”安迪点头,“小关很努力,就是需要多历练。”

其实赵启平不太记得这位小关的长相,似乎是长发飘飘,架了副眼镜的乖乖女形象。她话少,所以那回在几个女孩里给他留下的印象不是很深。

“对了,小曲没有再缠着你了吧?”安迪问。

“没有,我已经和她说清楚了。”

“没有吗?”这次出声的竟是对此事并不了解的谭宗明,“我怎么看她一直在你微博里闹?”

赵启平语塞了,他不知道是应该先考虑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还是先讶异谭宗明居然看到了。

原来你不是僵尸粉啊。赵启平默默想。

“呃……”赵启平挠挠下巴,“我本来想她闹两天就会停手了,没想到这么多天了还不罢休……”

“这个小曲……回头我劝劝她。”

“别别,安迪,我看她这性格激不得,要是她知道我跟你说了这些以后你才劝她……”赵启平痛苦地扶住额头,“这也是我一直没有拉黑她的原因,估计我拉黑一个,明天会有八个账号在我那儿闹。”

“有那么夸张吗?”包奕凡听笑了,“这位女侠可真痴情啊。”

他撑起脑袋看着安迪,笑眯眯地说:“看来我得向她学习。”

其他三位都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各自吃起了盘子里的东西。


散伙时包奕凡想送安迪回家,安迪自己开了车,而且并不太想和他独处在那么狭小的空间里,很直白地拒绝了这个建议。

包奕凡也不介意,开着车跟在她后面,决定默默做个护花使者。

谭宗明和赵启平站在原地看着小包总漂亮的车屁股离开自己的视线,心里各有所思。赵启平转过身看他:“那我也回去了,谢谢谭总款待。”

“等等,”谭宗明单手插着兜看他,“你白天不是还有话没说完?”

“还惦着这事呐?”赵启平笑得眼角弯了起来,“其实没什么,就是想说你有空可以来医院看看,你资助的那个孩子恢复得很好,他和他妈妈一直说想见你。”

“就这事?”

“就这事呀。”

“好吧。”谭宗明点点头,脸上一贯的和煦,“我会去的。那你路上小心,下次见。”

赵启平坐上车,背靠着座椅长出一口气。

“下次见”可比“再见”,要动听多了。


TBC

评论(35)
热度(30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