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换号了 不要关注

【杜方】我想与你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现代校园)18

赶上啦2333 终于可以说周年快乐!虽然十二月才入的坑! 

算来也有九个月了,感觉不过是前两个月的事,希望明年今天你们还在!mua! 


前文戳一份菜单


18.做不来爱心便当老子还不会送爱心甜汤嘛?

方孟韦今早上汤面吃咸了,第一堂课上完口渴的很。他也没有自带水的习惯,老师喊了下课就往外走,一边琢磨着要给杜见锋带点什么吃的。刚走到楼梯间,就跟他想着的人打了个照面,那人手里还端着一个保温杯,腿上几格楼梯并着往下蹦,手却稳的很。

“你能好好走路吗。”你怎么不干脆从楼梯扶手上滑下来?

杜见锋在他面前站定,方孟韦感觉迎面一股风,还带着洗面奶清爽的味道。

 “给我的?” 方孟韦伸手指了指保温杯。

 杜见锋点头,献宝似的递给他,“早上忘记给你了,我妈炖的银耳百合莲子汤,她那天看你脑门冒痘,特地叫我带给你的。” 

方孟韦心头一热,他不太长痘,偶尔冒那么几个来得快消得也快,他自己从不在意。 

方孟韦双手接过来搂在怀里,金属外壳的杯子早就被另一个人的体温捂热,方孟韦抬头看他,带着少年特有的一点羞涩又明亮的笑容:“替我好好谢谢阿姨。” 

“嗨。有人喝她才开心呐,我和我爸都喝到不乐意喝了。”

方孟韦想板起脸瞪他一眼,可惜没忍住笑意。

杜见锋想拽过这个人的手臂亲他的眼睛,但他们正站在人来人往的楼道当中,他只能最大程度做到第一步。杜见锋还没碰到他,方孟韦先拉着他走到一边,免得挡住走路的人。

“对了,你出来干嘛?上楼找我呀?”

 “渴了,买水。”方孟韦毫不留情打断他的自得,晃了晃手里的杯子,“好在有阿姨。” 

“嘿你个小没良心的,要不是我跟你心有灵犀及时送了下来,我妈炖一锅给我带来也没用。” 

“好好,谢谢你,护送辛苦啦。” 

“来点实际的。” 

“嗯?” 

“先欠着。”杜见锋嘴角笑成一条线,方孟韦咳了一声,摆摆手赶他回教室。

 “还有三分钟呐。”杜见锋抬手看了眼表,故作委屈状,“你就这么不愿意跟我呆着啊?” 

“一分钟上楼,半分钟坐下拿课本,一分半预习上课内容。” 方孟韦微笑,“快上去吧杜同学。”

杜见锋侧过身背对走廊,勾住他的小指捏了捏。 

 “我上楼用不上一分钟。”说着又悄悄往上轻挠过方孟韦的掌心,感受到对方手指猛地往回一缩,正好抓住了他作乱的手,看上去就像紧紧牵在一起似的,杜见锋才满意地放开了他。 

 方孟韦回到教室,扭开保温杯喝了一小口,冷热正好,汤也很甜,不知道是不是那人跟他妈妈说过了他口味偏甜。

 但有时候他真的吃多了糖,杜见锋又会叮嘱他少吃点,就跟儿时大人吓唬小孩一样,说糖吃多了晚上会有老鼠来啃牙齿!还一本正经的样子。 

 铃声才响,方孟韦暗自笑了一会儿,合了盖子准备上课。 

他上课极少不听讲,但此时脑子却不受控制瞎想起来。

 因为杜见锋和他是好朋友,杜妈妈对他也很好,可倘若今后双方父母知晓他俩之间的关系,情景又会如何。他这些天也不是没有想过,但今天这甜汤喝进嘴里,却越回味越苦,无法想象打第一次见面起就对他温柔亲和的杜妈妈,也许有一天会看他的眼神里会充满了不可置信,震惊愤怒,甚至透顶的失望。

 这是方孟韦最害怕的事,让亲近的人失望。

 方孟韦垂下眼,努力让自己的注意力回到书本和课堂上。可他现在思绪太乱,心里浮躁起来,怎么都不得劲,索性放空了脑子,难得心安理得开起小差来。 


 放学时杜见锋照例在窗台的栏杆边等他。 

 自习上完天已经黑了,饿着肚子的学生们归心似箭,只有特别好的闺蜜和小情侣之间还会互相等对方放学。

 方孟韦班上恰巧有两个学生因为某些小事差点打起架来,班导给他们进行思想教育,顺带连全班的人一起警告了一番。这一唠叨,就能从纪律讲到学习,学习讲到早恋,早恋讲到校园暴力,校园暴力讲到投湖自杀。

 大家有苦难言,拖了将近一个小时才解放。方孟韦很快收拾好东西小跑着出去,就见杜见锋把书包扔在脚边,趴在栏杆上撑着脑袋昏昏欲睡。

 这栋楼几乎只剩了他们一个班,急匆匆散了后的楼道空空荡荡,偶尔的脚步声从身边迅速略过,只有他俩踩着楼梯的步子还慢悠悠往下走,身后的灯光拉的两人的影子老长,一前一后交替着。

 “饿不饿?”出了校门一条街都是小吃,杜见锋在一片混杂的食物香气中询问身边的人。

 方孟韦挣扎片刻,还是选择买了个烤红薯,一人一半,用小塑料勺挖着吃。

 走到车站时正好吃完,方孟韦从书包里掏出保温杯递还给杜见锋。他喝完已经仔细清洗过,还用纸里外擦过一遍。

 “跟阿姨说特别好喝,但是以后别带了,怪麻烦的,我也不好意思。”

 “这有啥不好意思的,以后我爸妈就是你爸妈!你爸妈我也当自己爸妈伺候着!你哥……呃,还是你哥。”

 “扯吧你,”方孟韦被他逗乐,“瞎认。”

 杜见锋也笑,又想去拉他的手,被反应灵敏地躲开。

 “来,”趁杜见锋表达不满之前,方孟韦领着他去了之前那条偏僻的巷子。

想来这里留给他俩的记忆并不美好,冷风穿过狭窄的小巷显得更加刺骨。而现在周围的空气温暖干燥,头顶的路灯似乎也修整过,比上回亮了许多。

方孟韦安静地走了几步转过身,左右确定没人后,拉近了两人间的距离印上那人的唇。不过只浅浅碰着了几秒,便迅速离开了杜见锋略微错愕的脸。

 “谢礼。”方孟韦舔舔唇,微扬起头笑着说。

 “……怎么谢,应该是我说了算吧?”回过神的人揽过方孟韦退开的腰背,根本不看四周,手指压着对方的后脑勺重新吻了上去。



TBC

评论(47)
热度(18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