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在我胸口刻上斑鸠,铭记我为爱而亡。”

【盾冬】半盒牛奶-上




一切从一碗尝起来不太妙的麦片开始。


准确些讲,是那些泡着麦片的牛奶,不至于变质,但估计已经过期。Bucky对自己的味觉并不自信,在用勺撇开已经软化的麦片,仔细而缓慢地单独品尝过牛奶之后,他稍稍有了信心,于是抬头看向坐在对面的Steve。


Steve穿着白色的短袖T恤,左手举着勺停在半空,牛奶滴进碗里,全部精力都在另一只手拿着的手机上面。他搞不太定这玩意儿,所以花了不少时间纠缠。Bucky看着他索性扔了勺子改用双手去折腾他的手机,不禁有些担心他逐渐上升的烦躁和相较常人过大的力气会把手上可怜的屏幕戳出窟窿来。


结果当然是没有,实际上Steve总是耐心十足又充满毅力,在终于舒展开眉头放下手机后,他把目光抬向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盯着他看的Bucky身上,前倾了身体问他:“Bucky,怎么不吃?”


Bucky晃过神来,那张他再熟悉不过的脸竟让他一时失了语,摇摇头复又垂了下去,对着罪魁祸首的牛奶不知是该接着吃,还是重新抬起头提出让Steve尝尝的建议。他的注意力在这些无意义的纠结上,也就没有发现Steve看着他若有所思,然后站起来绕到了他的身后。


身后突然出现了人让冬日战士本能地产生恐慌和警惕,但那是Steve,Bucky立刻告诉自己,才没有从椅子上弹起来。而之后Steve的举动让Bucky开始怀疑是否弹起来才是明智之举。Steve撩起他不知不觉中长到锁骨处的棕发,发梢略过肩膀和后颈,在手中握成一团。Bucky完全僵住了,几乎能感受到每根头发丝在Steve手中的形状。那人的声音在他后上方适时地响起:“去剪个头发吗,”他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根头绳,无从追究,“都快掉碗里了。”Steve带着笑说,一边利落地将头绳转了两圈,刚才还四散开的头发被乖乖地捆了起来。


Bucky模糊地应了一声,Steve回到原来的位置上,看着自己的成果似乎很满意,翘起嘴角微笑。而Bucky能做的只有继续和食物斗争。Steve刚才的举动让他想起前不久,也就上个月,他和Steve去到福利院时的情景。


他当然并不认为自己适合出现在那种场合,但他无法拒绝Steve的好意。Steve想带他出去走走,想让他接触更多的人和事,尤其是,和他一起。


“孩子们会喜欢你的。”这种荒唐的话只有Steve说得出口,而且Bucky知道,他发自真心,简直不能更真。


Bucky去了,前提是他只站在远处看着,房间门口,或者院子的角落,拿出他当刺客时的本领,尽量让自己隐形。尽管如此,他的好哥们依然高兴得像完成了一个多么不得了的任务,为他们此次的行动忙前忙后,做足充分的准备,兴冲冲地问他:“Bucky你说我要不要带套制服去,比起我孩子们是不是更想和美国队长合影?”


Bucky望着他笑,心里却有点难过。


Bucky靠在房间的角落,比旁边立着的圣诞树还安静。Steve在孩子们的中间,为游戏里操控Hulk打败美国队长的小男孩欢呼鼓掌,给金色头发的小女孩梳辫子。小女孩有一双水蓝色的大眼睛,漂亮极了,她的双马尾在刚才她与小伙伴追逐打闹的间隙松散开来,抓着头绳跳进Steve的怀里,仰起红扑扑的脸蛋朝他笑。Steve接过邀请,在两个马尾高低问题上研究了好一会儿才终于绑好,然后Bucky看着他在小女孩的耳边神秘地耳语了几句,小女孩朝自己的方向看了一眼,回过头用力对Steve点了点她的小脑袋。


Bucky几乎有些惊慌了,而Steve朝他望去,露出令他安心的神色。


小女孩拿着一个小袋子,朝Bucky小跑过去,那个瞬间Bucky想拔腿离开这个空间,但他看着始终与他对视的Steve,拼命忍住了。小女孩终于晃着她俏皮的马尾辫来到这个陌生人面前,捧起手里的东西给他。


Bucky看清楚了,袋子里是一些曲奇饼干,看着不规则又颇有想法的形状,应该是这些孩子们自己烤的。


“谢谢。”Bucky愣了几秒,才确定那是给自己的没错。他嗓音低哑着道谢,双手接过饼干,左手还戴着手套,他不想吓到天真可爱的孩子们,哪怕可能只有一点点,他也罪孽深重。


小女孩回了他一句甜甜的“不客气”,和一个比对着美国队长时还要灿烂的笑容,蹦跳着回到伙伴和Steve身边。


Bucky小心翼翼捧着饼干,生怕捏碎了哪一块。Steve笑着摸小女孩的脑袋,再抬头看Bucky时脸上的温柔没有褪去,反而更甚。Bucky借着研究手里饼干的理由挪开了视线,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下意识的闪避Steve递过来的眼神,平时Steve也是这么看他的么,他竟回忆不起来。


也许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有什么东西开始变得不对劲。Bucky已经放弃了那碗牛奶,把目标转向了三明治,或是果酱上,总之不是刚帮他绑过头发的Steve就好。


所幸Steve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有任务了,Bucky猜想,他从刚才就一直在和谁交流着信息。


Steve需要离开几日总是不能确定,视任务完成情况而定。这次他去了半个月,再回家时已是深夜,玄关处留了盏灯,Bucky不确定他的归期,每晚都给他留灯。Steve轻手轻脚地进了屋子,迅速洗了个澡。他累极了,许久没有这么累过,他应该回到自己房间,他保证现在的他挨床就能睡着,却忍不住朝Bucky的房间走去。


他想看看Bucky,以往他没有这么深夜回来过,每次都能见到白天的Bucky。他从来没有对Bucky,或对任何人说过,他内心始终挥散不去的担忧,他怕哪一天他离开再回来,Bucky会不知所踪。


所以即使他再不想吵醒Bucky,还是轻轻推开了房门。Bucky蜷在床里侧的身影让他长长舒了口气,暗笑自己疑神疑鬼。他走近床边,Bucky裹着被子,那么大的个子却只占了床一半的位置。Steve在他的床边坐下,欣慰于Bucky没有被他吵醒。他刚找到他时,他的睡眠可没有现在这么好。


Steve总是在告诉他,告诉自己,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这并不是一句安慰的话。幸好,幸好。


Steve躺了下来,他又困又乏,全身都在抗议他还不进入休眠状态的举动。Steve转头看了眼背对着他躺在旁边的人,来不及感到不自在或思考更多就睡了过去。


他们有八十年没有这么紧挨着彼此睡过了吧。


但,管他呢。






*

其实想开车来着,失败了……下章努力吧

评论(7)
热度(68)
©🐟
Powered by LOFTER